盛安宁以前听人说,家里养一个孩子,就能让一家人什么都干不了,还有些不相信。
    觉得不就是一个孩子,给他足够的玩具,不就好了。
    事实证明,她还是太年轻了,一个孩子真是能让一家人什么都干不了,永远猜不到他下一步会去哪里捣乱。
    更不要说家里三个孩子,而这三个小家伙现在竟然懂得团结合作,就更让人防不胜防了。
    钟文清一听要把孩子送到托儿所,立马不乐意了:“那可不行,我们家又不是没人看孩子,那都是夫妻没时间看孩子,才会把孩子送到托儿所。我要是一天看不见这三个宝贝疙瘩,我这哪儿能吃下去饭啊。”
    盛安宁笑起来:“可是他们太调皮了,你看看做错事还一点儿都不知道错了,就应该去过过集体生活。”
    最重要一点,钟文清他们都太惯着三个小家伙,只要不是太过分,在他们眼里都是可爱极了的动作。
    钟文清不同意,伸手摸了摸安安的脑袋:“好了,你们先去玩,我再研究研究墨墨脸上的墨汁怎么洗掉,还真让我们变成墨墨了。”
    阿姨还在厨房抢救那盆被舟舟祸害的发面,都是苦日子过来的,自然舍不得扔掉,吹了上面的灰,揉面依旧做成馒头。
    盛安宁知道这个馒头是怎么来的,心里还是有点介意,晚饭时只喝了一碗稀饭,还鼓励难得回来一趟的周时勋多吃馒头。
    见周时勋吃完,又赶紧递给他一个:“你多吃点,我觉得你这两天忙工作,都瘦了不少。”
    周时勋有些疑惑地接过第三个馒头,看了看小家伙们都抱着馒头啃得开心,应该不是馒头出了问题,那盛安宁今晚怎么这么殷勤?
    盛安宁见周时勋有疑惑,弯眼笑眯眯地看着他,还冲他眨了眨眼睛:“我这不是心疼你啊,觉得你太辛苦了。”
    周时勋沉默了一下,默默继续吃饭,总觉得盛安宁的话里别有深意。
    周朝阳还觉得挺奇怪:“嫂子,你怎么不吃馒头?我也觉得今天的馒头挺好吃。”
    盛安宁笑着,心里却想能不好吃吗?被舟舟的小爪子祸害过,还扔在了地上。
    能不好吃吗!
    晚上睡觉时,盛安宁就感觉今晚的周时勋格外的热情,像头小蛮牛一样,深耕不息。
    好在他还知道顾及三个孩子在床里面,要不能把床都弄塌了。
    盛安宁实在有些吃不消,明天还要上课呢,伸手捶着周时勋的肩膀:“你这是受了什么刺激?是想拆了我啊。”
    周时勋缓了一下气息,闷闷说道:“你吃饭时不是嫌弃我最近忙着工作冷落了你,让我多吃点吗?”
    盛安宁:“!”
    突然有些哭笑不得:“周长锁,你现在不得了啊,竟然还是过分解读我的意思了,还知道举一反三!都哪儿学的啊?你先起来,要不你就快点。”
    ……
    等再躺下时,盛安宁已经累得不想说话,想想老实的周时勋现在竟然变得也不老实起来,还会曲解她的话。
    伸腿踹了身边人一下:“我是这个意思吗?主要今晚的馒头被你宝贝儿子舟舟都祸害到地上,我有些嫌弃所以没吃,但你必须吃,因为是你儿子祸害的。”
    周时勋也不生气,还异常乖地贴着盛安宁,眼底都是餍足。
    盛安宁聊了几句,反而精神了很多:“过两天休息,我想和朝阳出去逛逛,顺便带她去看看电影,散散心。”
    周时勋没有意见:“好。”
    盛安宁又想起来一件事:“陆长风都知道要走了,还和朝阳领结婚证,是不是有其他隐情?”
    周时勋没吱声,他猜到的那些事情,还是不能给盛安宁说的,免得盛安宁会担心。
    盛安宁叹口气:“我们朝阳,命好苦,这结婚还不如没结婚呢,有男人跟没男人一样,夜夜独守空房。”
    话没说完,周时勋又压了过来,让盛安宁非常深刻地了解了一下,有人相伴的苦与累。
    ……
    第二天,盛安宁差点儿就没起来,连早饭都顾不上吃,拿了一个烧饼,过去匆匆忙忙亲了正在吃饭的三个小可爱,就着急急忙忙的去上课。
    大二的课程要紧张很多,也开始系统学习医学知识,各种实验也多了很多。
    盛安宁也不敢投机取巧,仗着以前学过就大意,毕竟教材不太一样,考点也不一样,而且现在的课程,还夹着望闻问切,不像以后的多数看各种化验数据看病。
    毕竟现在没有那么多先进的医疗设备。
    盛安宁在努力,班里其他同学也在努力,自觉又浓厚的学习氛围让盛安宁不得不再一次感叹,这个时代的人,真的是非常珍惜读书的机会。
    喜欢钻研,积极上进。
    午饭依旧是在林宛音那边吃,顺便看会儿多多,让林宛音休息一会儿。
    林宛音看着陪着多多画画的盛安宁,琢磨了一下开口:“你爸说这两天会回来,还有,你这成绩真不打算弄个系里第一名?到时候分配工作还是留校任教,都会优先考虑。”
    盛安宁皱着眉头:“可是当第一,容易被人盯着。”
    林宛音觉得这些都不是事:“优秀就要让人看见,我不知道你对以后怎么规划的,如果你还想当一名优秀的脑科专家,不断的学习是必不可少的,还有就是,公派出国留学,我觉得也是应该的。”
    盛安宁直接摇头:“我不接受出国,现在出去回来都那么不方便,两三年见不到孩子们,我肯定受不了。”
    林宛音忍不住打趣:“你是舍不得孩子们还是舍不得周时勋?安宁,你以前可不是这样。”
    盛安宁有些好奇:“我以前什么样?我不是一直都这样?”
    林宛音摇头:“以前的你,为了追求梦想义无反顾,我和你爸不让你出国学习,你不也去了三年。”
    盛安宁乐起来:“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那时候方便啊,你不也在国外陪了我三年。现在不一样,周时勋好不容易有了个家,我不能让他没有安全感。”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小辣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桃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桃三月并收藏重生七零小辣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