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伯甚是无辜的看着刘晓星。

    “不行,我得打电话给他!”

    看来,清伯是真不知道,只能打电话问问了,除了打电话,还能怎样去找他呢?

    还真是无奈啊,尤其那些刻意躲开自己的人,你是永远也找不到的,哪怕他和你擦肩而过,终究也仅仅只是擦肩而过而已。

    “丫头,怎么样,打通了吗?”

    这小子,去哪儿至少也得跟媳妇打声招呼吧。

    “没人接啊!”

    “坏蛋夏夜,你倒是接我电话啊!”

    打了好几次,夏夜的电话都没人接听,刘晓星有些抓狂了。

    “清伯,夏夜不会有什么事吧?”

    此刻,刘晓星突然感觉她要失去夏夜了,她担心的看着清伯。

    “不会,夏夜一个大男人,能有什么事!”

    “也许是他没带电话,你就不要多想了!”

    清伯安慰到,可连他心里都没底,夏夜究竟遇到什么事了,这孩子,真让人操心。

    “不行,我要在这里等他!”

    夏夜可从来不敢不接自己的电话,刘晓星担心极了,她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你先回去吧,他一回来我就立刻通知你!”

    也不知等了多久,夏夜还是没有回来,就像一颗沉入人大海的石子。

    “清伯,那我先回去了!”

    “他回来,您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啊!”

    刘晓星回去了,心事重重的走了。

    :

    :

    :

    :

    :

    part3

    夏夜在火车上,发着低烧,流着鼻涕,他从兜里拿出一大把感冒药,就着温杯里水将手心里的药一倾而尽。

    他要去s市,去看看刘晓星家到底出了什么事,假如可以,他愿意把爷爷留给他的房子变卖了。

    他可以什么都没有,但就是不能没有刘晓星。

    虽然吃了一大把感冒药,可是夏夜是还是迷迷糊糊的。

    也就是这样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夏夜硬是撑到了s市,来到刘晓星父亲的公司。

    以前,刘晓星给自己说过家里的一些事!

    一栋豪华气派的办公楼,墙面上挂着“顺海地产”四个大字。

    夏夜刚到公司门前,就看到有很多人聚集在刘晓星父亲公司门口,几十个保安维持着现场的秩序。

    而一个中年男人在保安的保护下,站在一张凳子上,脸上满是憔悴,因为现场太吵的缘故,夏夜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不过,看得出来,现在的他一定很无奈,很担心,很彷徨。

    没办法,夏夜只得找人问问。

    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这群人都是来讨要工资的,而那个站在凳子上的中年男人就是刘晓星的父亲。夏夜在刘晓星的手机上看过他的照片,照片上的他春风得意,可是现在站在凳子上的他却憔悴了很多,看得让人心疼。

    “好了,工友们,既然刘董都亲自出来给大家解释了,我们就都回去吧!”

    人群中,一个青年人突然大声喊到。

    他的一声大喊就像晴天霹雷,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大家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白净的青年。只见他站在人群中,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额头上还有些泥土,和他白净的皮肤看起来极不相称。

    “这样吧,刘董,我们以十天为期,假如十天之后,你再不发工资,就别怪我们了!”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的身上,这青年趁热打铁道。

    “十天?”

    那中年男人好奇的看了看眼前这个青年。

    “嗯,十天!”

    那青年笑了笑,这笑容就像夏日里的阳光,让人感到温暖,给人信服。

    “好,十天,十天之后,我刘顺海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案!”

    在那青年那微笑的感召下,中年男人仿佛又找回了当年意气风发时的自信。

    “好,那我们十天之后再来!”

    人群中有人附和到,一半是因为中年男人给的承诺,一半是因为那给人信服的青年。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看到一众人都平静下来,那青年吆喝道。

    在青年的这一声吆喝下,众人终于三三两两的散去,只留下那满地的狼藉,还有终于松了一口气的一众保安和那颤颤巍巍从凳子上下来的中年男人。

    “小兄弟,今天谢谢你啦!”

    见青年要走,中年男子跟了上来,他是真心要感谢这个为自己解围的青年,要不是他,真不知这场大仗要何时休。

    “不用谢,我相信刘总一定说到做到的!”

    青年停下脚步,满脸堆满了阳光。

    “嗯,一定做到!”

    中年男人顿了顿,莞尔笑道。

    “刘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青年笑了笑,转身就要走。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方便的话,留个电话,改天我一定登门拜访!”

    叫住青年,中年男人和蔼的道。

    “我叫夏青天,平日里都用公用电话,所以……”

    青年笑了笑,拒绝了中年男人的好意。

    “也罢,没有也没关系,以后只要有困难,尽管来公司找我就是!”

    中年男人笑得很是慷慨,一个成功人士的慷慨,在他的笑里都显了出来。

    “那就先谢谢刘董了!”

    “我还有点事,就不耽误刘董您了!”

    他当然有事,一件他必须马上去做的事。

    “喂,赵云吗?”

    在一个角落里,青年掏出电话,拨通了那个陌生的号码。

    “夏夜?”

    “有什么事吗?我在忙呢!”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青年的声音,像是真的很忙。

    “昨晚说的话,还算数吗?”

    想起昨晚的情景,还有那个决定,青年的心在滴着血。可是,无奈,自己却改变不了什么?

    “当然,我赵云说话绝对算数!”

    自信,属于富家子弟的自信!

    “那请你现在就帮帮晓星的父亲吧,我怕,他支撑不了多久!”末了,青年吃力的补充了一句,“放心,我会离开她的!”

    “好,我马上去办!”

    “我希望你不要把我们之间的秘密告诉晓星!”

    这家伙,办事倒是细致入微。

    “当然……”

    夏夜又搭上了火车,回去那个属于他的城市,那个让他从孤独里走出的城市,只是幸福好像从不属于他,这里,注定是他和她的曾经。

    part4

    “妈妈,这个叔叔怎么了?”

    夏夜从回忆里被那小男孩的声音拉了回来来,正好看到女子怀中的小男孩好奇的看着自己。

    “你……还好吗?”

    那女子放下孩子,淡淡的笑道,那笑就像夜空中的星。

章节目录

盛夏满星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赵晓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晓南并收藏盛夏满星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