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刘晓星把电话调成了静音,分别,已经不知道有多久,很久了吧!

    当初,她本不愿意离开s市,更不想和自己的父母为敌,可是,有些事情,错了就是错了。

    依自己当初的想法,她恨,恨极了那个让她痛苦得淋漓尽致的男人。

    她要让他后悔一辈子,哪怕毁了自己的名声,哪怕会遭别人指着脊梁,哪怕会被家人唾弃。

    这就是她,是她刘晓星的性格。

    只是后来,她才发现,之所以会那样做,只是因为她依然爱着他,爱他如初,视他如命。

    只是,自己不愿承认罢了!

    现在,她只想好好陪陪家人,她累了,真的累了!她想回到属于她的港湾,回到她的家,回到父母身边!

    至于,放她们的鸽子,稍稍再慢慢解释吧,谁叫她们是好姐妹!

    “桃姐,怎么了?”

    梵语一副着急加紧张紧张的表情,看着殷桃。

    “怎么没人接啊!”

    “死丫头,来了再跟她算账!”

    居然敢不接自己电话,这刘晓星还真是够了。

    “管她的,她说赵云会去接她!”

    “再说,她要是真来了,见到旧情人,那可多尴尬啊!”

    殷桃斜眼瞧了瞧那里认真吃着龙虾的夏夜,也不觉揪心起来。

    一切,都是孽缘啊!

    “等等,桃姐,他们不是都离婚了吗?”

    “怎么赵云还去接晓星啊?”

    梵语又犯老毛病了!

    “我说,我的傻妹妹,看你在电视上有条有理的,怎么到这里就又犯二了!”

    “人家接前妻不行吗?”

    殷桃轻轻帮梵语理了理头发,意思是说,你这丫头智商尚可,情商却值得商榷。

    “可是,桃姐……”

    殷桃丢下梵语一个人,坐到餐桌上继续自己未动的晚餐,她知道面对梵语,她永远也解释不清楚。

    可是梵语还有好多问题要问呢,她最爱的就是深究问题了。

    “快吃吧,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

    殷桃从夏夜的餐盘里挑了一只较粗大块的虾硬塞进梵语的嘴里,总算是堵住了那滔滔不绝。

    “对了,夏夜,你这几年有来过s市吗?”

    像是经过深思熟虑,殷桃吸了一口冷饮。

    “有想过!”

    擦去满嘴的油腻,夏夜干干的笑了笑。

    “想过?”

    “这么说,这么多年,你都没来看过她吗?”

    最终还是问出了口。

    好生奇怪,当初婚礼上赶自己走,给自己讲道理的不正是她吗?

    “我能来看她吗?”

    夏夜嘴角最后的一丝笑也消失了,他沉默了。

    反正自己在别人心里就是一个绝情,狠心的人。

    为何自己不再绝情狠心一点,索性再来看她一回,让她再伤心一次又如何。

    “的确不能!”

    “你已经伤过她一次了!”

    难得她能了解自己的心事,夏夜端起那冷饮敬了殷桃一杯。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哎,可惜了!”

    这殷桃倒是饶有兴致,居然吟起诗来。

    “什么可惜了?”

    可惜了?什么可惜了,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夏夜很敏感,他自小就是一个敏感的人,从未变过。

    “可惜他们离婚了!”

    梵语总算把那只龙虾肉消灭得差不多了,听到两人聊得火热,自己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他们?”

    他们是谁?如果没有隔膜护住自己的心脏,夏夜的不确定自己的心会否跳出来。

    “怎么,你不知道吗?”

    “赵云和晓星已经……”

    梵语还真是心直口快,一如从小到大的她。真不知道,她是怎样成为着名节目主持人的。

    “走,走,我们到房间里叙叙旧!”

    殷桃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梵语的嘴,将她拖走了。

    拖走,是不给梵语胡说八道的机会。

    “桃姐,我东西都还没吃完呢!”

    看着桌上的食物,梵语满脸恋恋不舍的表情。

    “我待会给你也再叫一份大份的,我们边吃边聊好了!!”

    殷桃打消了梵语的顾虑!

    “对了,夏夜,我们在3012房,晚上我们一起去看流星雨吧!”

    殷桃的声音消失在餐厅里。

    :

    :

    :

    :

    :

    part2

    夏夜就没那么平静了,梵语的那句话就像一个石子,打破了平静如水的心。

    长久以来,夏夜以为,他的心不会再为任何人任何事而凌乱。

    可是,当他在火车站见到她的那一刹,他的心就没有再平静过。当他看到他们在车站幸福的场面,他的心说不出的酸楚!

    要是能重来,自己是否会选择做一个坏人?

    可是,刚刚,就在刚刚,梵语说的那句话,赵云和刘晓星,他们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殷桃不让梵语说完,她们到底想对自己隐藏什么?

    他要知道答案,立刻,马上,他迫不及待。

    他决定要去找殷桃和梵语问个清楚。

    来到门前,夏夜终于还是敲了敲门!

    “夏夜吗?”

    “进来吧,门没锁!”

    房间里传来殷桃的甜蜜的声音,她早已知道夏夜一定会来,所以给她留了门。

    “我,还是出去吧!”

    原来,这两女子都穿着睡衣呢。

    夏夜直感觉脸有些发烫。

    “哟,怎么,你会还不好意思呢?”

    殷桃胡乱的翻着一本杂志,打趣道。

    而梵语呢,正在那里享受着她的美味晚餐,这么多年,她还真是吃心不改呢。

    “站着干嘛,坐啊!”

    “还怕我俩吃了你不成!”

    殷桃还真是要被夏夜的腼腆刺激到了,你说,都二十六七的人了,怎么还能这样的脸薄。

    夏夜尴尬的笑了笑,坐了下来。

    “对了,夏夜,你这次来s市干嘛啊?”

    “出差,不像…”

    “你不会是专门来看今晚的流星雨的吧?”

    是的,夏夜就是为了这场流星雨而来的,可她,只猜到一半。

    “你们俩呢?”

    “不会也是因为这场流星雨专门来住酒店的吧?”

    她俩和刘晓星都是本市人,没必要为了看场流星雨就住这么贵的酒店吧!

    这理由有点牵强!

    “有什么问题吗?”

    殷桃和梵语异口同声的应道,这次她们俩算是心有灵犀了一回,看来,殷桃刚刚给梵语的小灶没有白开。

    “你们觉得没问题吗?”

    二人摇头,表示没有问题。

    “还有……刚刚小语的话好像还没说完吧!”

    夏夜相信自己的直觉,她

章节目录

盛夏满星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赵晓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晓南并收藏盛夏满星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