们本来就是一类人。

    夏夜点了一支烟,在袅袅烟雾里,呆呆的看着山间的晨曦!

    那里,昨晚划过的流星,已经化作清晨的晨曦,伴着山间的晨雾,寥寥升起。

    也许,他日,流星会再次踏过岁月,再次划过浩瀚的夏夜。

    太阳终于又升高了些,夏夜赶紧去洗漱间洗了洗,换上了一套休闲点的西服。

    他想,上门拜访,总不至于太过随意吧!

    临走前,总是要去拜访一下刘顺海的。

    一是为了兑现自己上门拜访的承诺,二是为了打听一下刘晓星最近的近况。

    毕竟,他始终无法释怀。

    夏夜在镜子里看着自己,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他又理了理头发,生怕哪里出现了什么差错!

    现在的他像极了一个刚刚踏入社会寻找工作的菜鸟,而等待着他的将是一个严厉的考官,不允许他犯了半点差错!

    终于觉得满意后,夏夜这才对着镜中的自己笑了笑,以示鼓励!

    出门后,夏夜这才记得昨晚醉倒的殷桃,不知道,她现在是否醒来?

    “谁啊,大清早的,影响姑奶奶睡觉!”

    他走到门边敲了敲门,却听到梵语没睡醒的声音。

    “我,夏夜!”

    夏夜无奈的应了一声!

    “有什么事吗?”

    “道别的话,我们就不送了!”

    梵语终于穿上睡衣,好歹将门打开了一个缝。

    “也没什么事,就是来告诉你们一声!”

    “我要去拜访一位老朋友,你们要和我同去吗?”

    夏夜暗自笑了笑,自己有那么可怕吗,至于把门缝留那么小,想看一下殷桃的死活都不行。

    “你拜访老朋友,关我们姐妹俩什么事啊!”

    “无聊……”

    话音未落,可是门缝已经关上了!

    夏夜再见不到梵语的半点身影,连解释去拜访何人都没来得及解释。

    好吧,就这样吧,不就是去见一个老头吗?没有她们,自己一个人也行。

    在楼下打了一个出租车后,夏夜来到了刘顺海家附近的一个大型超市,超市里的商品琳琅满目,可是自己却不知道应该买些什么礼物看望老人。

    他掏出手机,在搜索引擎里输入“长辈、礼物”两个关键词,顿时,一大堆网页就弹了出来,看了半天,可是夏夜却觉得什么都不行。

    最后,夏夜也不知道买什么好了,直接就到按摩器材专卖店里买了一个足疗器和按摩椅,并把刘顺海家的地址给了送货员!

    而自己则在去一家餐厅去吃了一点东西后,这才去了刘顺海家。

    :

    :

    :

    :

    part2

    “该死的夏夜!”

    “是不是诚心不让我们姐俩睡个好觉啊!”

    梵语嘟囔着又将门开了个缝,眯着眼,没好气的骂道。

    “夏夜?”

    “小语,你说什么胡话呢,我是你晓星姐呢!”

    刘晓星站在门口,却始终看不到梵语那可爱的脸庞。

    “晓星姐,原来是你啊!”

    梵语终于露出那不经修饰的脸庞来,打开了门,让刘晓星进了房间。

    “你们俩这是,昨晚一醉方休了?”

    闻着满屋子的酒味,再看看床上的呈大字躺着的殷桃殷大美女,还有梵语那黑黑的大黑眼圈,刘晓星也不敢想象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人间惨剧!

    “什么一醉方休啊!”

    “晓星姐,你都不知道,殷桃姐昨晚是怎么折磨我的!”

    梵语在镜子前看着镜中憔悴不堪的自己,只差没哭出声来,她在向刘晓星控诉着殷桃昨晚的罪行!

    “对了,我们的殷桃大美女昨晚又遇到哪家的大帅哥了!”

    “至于把自己喝成这样吗?”

    刘晓星笑了笑,帮梵语揉了揉肩,以此来表示对她的安慰。

    “还有谁,不就是夏夜那个害人精吗?”

    说到最后,梵语咬住了“吗”字,好像突然间被什么卡住了。

    梵语就这样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待会儿殷桃姐姐又会给她上课了。

    “什么?”

    “夏夜……”

    “夏夜昨晚和你们在一起?”

    听到夏夜居然是殷桃喝醉的罪魁祸首,刘晓星惊讶的话都说不好了!

    “没有,没有,昨晚送我们回来后,他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梵语思维就是这么扩散,你给她一滴水,她就能看到整个世界,或许是整个宇宙。

    “我的意思是昨晚他和你们一起看的流星吗?”

    有这样的姐妹,刘晓星只觉得无语,梵语,你还真是够了!

    “我还以为你说他和我俩……”

    梵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早啊,夏夜!”

    就在二人交锋的时候,在酩酊里突然醒来的殷桃像僵尸一样坐了起来,迷迷糊糊的看了看梵语和刘晓星。

    “我的殷大美女,你可终于……!”

    “得,当我没说!”

    看到那坐着也睡了的殷桃,刘晓星想跟她说两句,可是话还没说上,她就又倒下去了。

    “对了,夏夜呢?”

    “你不是说昨晚他和你们在一起的吗?”

    刘晓星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还想知道夏夜的下落,总之,自从车站里重逢的那一刻,她就再也没忘记过他,他的背影始终挥散不去。

    “晓星姐,你不会还喜欢夏夜那个害人精吧!”

    看来殷桃说的是,梵语还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女人,难怪谈了那么多年恋爱都没有一次成功的。

    难道这就是她们铁三角的命运吗?注定要孤独终老了。

    这可不妙啊!

    “我哪有,我就是想看看他长丑了没有!”

    刘晓星还真是有鬼才,居然找出了这种三岁孩童也不会相信的理由。

    “那要让你失望了,现在的夏夜比以前更帅,更迷人了!”

    “要不殷桃姐昨晚也不会喝醉了!”

    不过,就是这样三岁小孩也糊弄不过去的理由,梵语也信了!

    她指了指床上躺着的殷桃大美女。

    “好了,不说他了!”

    “趁还早,你也赶紧睡一下吧!”

    “正好我也想睡一觉,可困死我了,现在!”

    从梵语这里估计也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刘晓星只得打了打哈欠倒在了殷桃旁边。

    她是真的有点困了,昨晚为了跟母亲讲那个男人的故事,她可大半宿都没睡,今天又起早赶了过来!

    梵语揉了揉眼睛,把殷桃的手一抬,也跟着睡了。

    就这样,她们来了次一年一度的大床三人酣睡大合唱!

    以前,在冬天,她们最爱的就是这样的三人大合睡了!

    :

    :

    :

    :

    part3

章节目录

盛夏满星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赵晓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晓南并收藏盛夏满星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