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探口风!”

    雪姨摆出一副身先士卒的姿势,安慰道。

    “真的?”

    梵语泪眼朦胧的抬起头来,靠在干妈的怀里。

    “不怕!”“有我们支持你!”殷桃和刘晓星拍了拍这个小妹妹的肩膀,安慰道。

    “我也万分支持你!”

    胖熊也很合适宜的笑了笑。看来,杨天心这次在劫难逃了,谁叫他遇到了这一蛮不讲理的一家子,还有一个为了吃可以出卖灵魂的吃货室友。

    ☆、情迷离(6)

    “来,玲珑!”

    “先喝点热水!”

    苏玲珑的别墅里,夏夜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了刚刚在洗手间吐得不可开交的苏玲珑,苏玲珑吐到伤心处,夏夜内心就悔恨不已。

    自己怎么那么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带苏玲珑去吃什么烛光晚餐?

    “夏总,能问你个问题吗?”苏玲珑端起热水,却没有喝的意思,她两眼放光的盯着夏夜,说她色迷迷的也不为过。

    看来,虽然吐得很是彻底,可是来自心底的醉意,是没有那么容易驱散的。

    夏夜点了点头,却不敢放松对苏玲珑的警惕,可不能再让她摔倒了。

    “我不漂亮吗?”

    “漂亮!”

    “我不温柔吗?”

    “温柔!”

    “我不够迷人吗?”

    “迷人!”

    “那你喜欢我吗?”

    夏夜顿了顿,道:“喜欢!”

    “那你为什么老躲着我?”

    “我有那么让你害怕吗?”

    苏玲珑突然哭了起来,哭得很伤心。

    夏夜想解释什么,却不知从何解释起,更不知道如何解释,有些事情,根本就无法解释。

    就像恋人间的争吵,没有人说得清楚谁对谁错,更谈不上有什么理由值得争吵。

    夏夜想去拥抱苏玲珑,安慰安慰她,他知道拥抱对于一个的女孩力量,尤其是一个喜欢自己的女孩,拥抱的力量就是无穷无尽的。

    可是他知道,他不能,不能那样做,那样做了,他就会伤害了这个与他朝夕相处的善良女孩。

    就在他茫然不知如何解释的时候,苏玲珑却突然起身抱住夏夜,抱得紧紧的,这样的拥抱,他从刘晓星那里得到过。

    夏夜也没有推开苏玲珑,因为在夏夜的心里,对她,他是有所亏欠的!

    三年的不离不弃,三年的美好青春,换来的就是这样一个拥抱,他不忍心推开,更是难以推开,也不知道苏玲珑突然哪里来的天生神力。

    既然没有推开的勇气,夏夜索性释然的把苏玲珑拥入怀中,用手轻轻的安抚着这头受伤的小鹿,任由她在自己的怀里流泪,拍打。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玲珑终于睡去,夏夜给她盖好被子后,悄悄的离开了苏玲珑的房间。

    他去卫生间把苏玲珑留下的酒精残留物都清理干净后,在洗漱池里放满了水,然后将自己的脸完全没入水里,他需要冷静一下。

    将苏玲珑房间里的灯光调暗些后,夏夜离开了苏玲珑的别墅。

    走在夜风中,街上的行人逐渐少了,忙碌了一天的城市终于在凌晨来临之前,安静了下来。

    夜风微凉,也让夏夜清醒过来,就在刚才,有那么一秒钟,自己差点就做出了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的事。

    苏玲珑的唇是那样的迷离,那样的炙热,足以融化夏夜那冰冻五年之久的寒冰。

    夏夜在路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繁星点点的星空,一颗流星划过,他的心更静了些。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夏夜冲完凉后,心终于彻底的静下来。

    他点了一支烟,在聊聊的烟雾里,想起了苏玲珑,想起了刘晓星,想起了白天在火车站的那个小男孩,想起了那些不堪回首的童年岁月,想起了那不可原谅的父母……

    记忆是一座沙城,你不往前走,终会被埋在这座沙城里。

    明日,太阳依旧升起。

    只待,旭日升起处,笑看云散时。

    ☆、情迷离(7)

    在古人看来,愁有多长?

    诗仙李白的愁足有白发三千丈,后主李煜的愁一江春水也涤不尽,李易安的愁呢?只恐双溪舴艨舟,载不动、许多愁。

    恨君不是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恨君却是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

    愁,也有多种,忧愁、怨愁、苦愁、闷愁、离愁,这些愁因人而起,事而起,景而起。

    夏夜的愁多是离愁,小时候因父母而起,大学因刘晓星而起,这次夏夜里的流星计划得以实施,他以为自此了结因刘晓星而起的愁。

    可是,此愁未消,却又多了苏玲珑那炙热的愁,还有车站那孩子的愁。

    “喂,谁啊?”

    苏玲珑拿起手机,看也没看就接通了电话,她迷糊的问道。

    “我,夏夜!”

    “昨晚睡得怎么样?”

    “我已经到你楼下了!”

    将车停在苏玲珑楼下,夏夜拨通了苏玲珑的电话。

    “啊,夏,夏总!”

    “怎么是你?”

    苏玲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看了看手机,还真是夏夜,她赶忙起身,不好意思的道。

    “怎么!”

    “怎么就不可能是我啊?”夏夜笑了笑,道。

    “我的意思是你怎么来那么早就过来了?”

    苏玲珑看了看房间里透着的微光,有些奇怪的问道。

    “看来,昨晚你真的醉得不轻啊!”

    夏夜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他如释重负的笑道。

    “你看看时间!”

    夏夜提醒道。

    “啊!”

    “糟糕!!”

    “怎么都九点半了?”

    电话那头传来苏玲珑的尖叫声。

    就像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睡到九点半似的,是的,苏玲珑是一个从来不会迟到的人,今天她终于迟到了,而且还迟到的那么彻底。这不,老板都亲自来迎驾了。

    “要不,你今天就放一天假吧!”

    夏夜建议道。

    这丫头是不是真的醉得起不来了?昨晚,夏夜就劝她少喝点,可这苏玲珑倒好,却一个劲的灌自己酒,夏夜怎么也拦不住,只得舍命陪玲珑了。

    还好夏夜因为离愁,时常自己喝闷酒,倒也练就了一番好酒量,要不,今宵,夏夜必添新愁。

    那是一种女儿愁!

    “别!”

    “这就下来!”

    苏玲珑赶紧起床,拉开窗帘,阳光袭来,夏夜正站在阳光里朝他招手。

    隔着玻璃,苏玲珑不好意思的朝夏夜挥了挥手,他们,就像是一对甜蜜的恋人。

    但是,他们之间始终隔着那一块透明的玻璃。

    “这样吧,你打理好就下来!”

    “我在车里等你!”

章节目录

盛夏满星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赵晓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晓南并收藏盛夏满星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