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虽说自己现在已贵为尚友购物的董事之一,可是作为完美的掌门人,怎么也不会看上她这种小角色吧!

    除非,她另有所图,自己竟看不出这位林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玲珑,你和你们夏总是如何认识的?”

    苏玲珑发愣的功夫,其实林知音也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只是,这也是人之常情。

    林知音依然用手衬着头,柔声问道。

    苏玲珑想不到林知音会问这样私密的问题,她怔了怔,有些羞涩的道:“这个嘛,说来话长了……”

    “哦!”

    虽然在女儿那里听了夏夜和苏玲珑的传奇故事,可是不怎么详尽,与那些传说相比,她更想听当事人对这段传奇的叙述,一字不漏。

    笑了笑,苏玲珑将杯子拿起,轻轻嘬了几口,这才慢慢道:“我和苏总相识,得从三年前说起……”

    那段和夏夜初时光,是苏玲珑最美的时光,她是这样认为的,无关旁人,那就是她最美好的回忆。

    本来,这种事是不便告诉旁人的,有些事,有些幸福,总要与别人分享,才是真的幸福。

    要不,在心里久了,幸福也会变成不可触碰的刺,每每想起,便会痛苦万分。

    苏玲珑放下杯子,低声道:“不过,林姨,我告诉你了,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哦!”

    “当然,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林知音笑了笑,伸出右手来,发誓道。

    这动作怎么那么熟悉?躺在病床上的夏夜不就跟自己做过同样的动作吗!

    苏玲珑更加确定这位女士一定是为夏夜而来,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绝不会伤害夏夜,苏玲珑终于放下心来,开始跟这位有两面之缘的熟悉的陌生人讲述起她与夏夜的故事来。

    陌生,是因为她们仅仅只见过两次,熟悉,是她们的心里距离!咖啡店外,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床边坐着一对母女似的顾客,她们一会儿掩面而泣,一会儿又仰天大笑,完全与她们的气质与形象不符,还真是别具一格。

    ☆、福兮祸兮(3)

    s市,月亮河边的一栋居民楼楼道里,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有气无力的往上爬着,楼道里有电梯,但是男子却在阴暗里一步一步的往上爬,在安静的楼道里,他的呼吸声听起来喘得厉害。

    “哎呦!回来那么早!”中年男子轻轻的开了房门,却打搅了正在午睡的母老虎,看到丈夫回来,她记讥讽道:“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夏浩然没有理会那个还没睡醒的母老虎,随手把包仍在沙发上,走进了洗手间,这一路上来,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米白色衬衫。

    “夏浩然,你这几年脾气见长啊!”夏浩然想要逃避,奈何空间太小,容不得他逃。

    见丈夫不理会自己,岳青莲倏啦一下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追到洗手间,道。

    岳青莲,这名字听起来倒是格外的高洁,可是却怎么也和这个人不匹配,就如钻石镶在了烂铁里。

    夏浩然洗了洗脸,擦去身上的汗,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面无表情的道:“我今天不想和你吵!”

    说完,就钻进了书房。

    “好啊!”

    可是刚苏醒的老虎怎么能够轻易放过夏浩然这只羔羊,她不依不饶的踹开书房的房门,“夏浩然,你现在居然连吵都不想跟我吵了!”

    夏浩然不语,他无话可说,无心争辩。

    有时争吵,真的可以冲散一切,包括被世人奉为至上至高感情。自从和这个女人来到s市,他们倒是过了几年的恩爱小夫妻的幸福生活。

    俗话说,七年之痒,他们虽然没有分开,可是,也就是他们的儿子上学的时候,他们第一次有了分歧。

    而这次的分歧,只是一次□□,引燃了后来无休止的争吵,他们就这样相互折磨,直到现在。

    见丈夫沉默,岳青莲更加生气了,她又要爆发了,“好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想当初我不顾家里的反对也要跟你在一起!”她抽泣着,“如今你却嫌弃老娘!”

    “我打死你这个白眼狼!”说着,这老虎就给夏浩然来了一顿免费的推拿。

    终于,夏浩然突然站了起来,抓住老虎的手,他怒吼道:“够了,你给我适可而止吧!”

    岳青莲显然是被丈夫吓到了,这么多年,他们虽然经常争吵,可是夏浩然却没有这样对待他,虽然只是抓住了她的双手,可是在女人看来,这就是暴力,她恢复她老虎的本事,“你居然敢打我!”

    “老娘要跟你离婚!”母老虎咆哮着,挣开了双手。

    夏浩然怔了会儿,他沉了会儿,平淡如水的道:“离婚吗?”

    岳青莲显然已经冲昏了头,“对,离婚,老娘就要跟你离婚!”

    “哦!”夏浩然淡淡的笑了笑,“好啊!”

    他在书桌前坐了下来,冷冷的道:“现在,你可以离开了吧!”

    “离开?”岳青莲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夏浩然,“夏浩然,你要搞清楚,这可是我父母留给我的房子!”

    她讥笑道:“要走,也是你走吧!”

    夏浩然木然的看了看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人,不置可否的笑了,:“哦,对啊!”

    他站起身来,微微鞠了一躬,道:“这些年,承蒙您的关照!”

    说完,他草草的收拾一下,背着他那个泛旧的肩包,轻轻的拉上了房门。

    “走了,就别回来!”

    夏浩然的脑袋里一直回荡着这个声音,也许,他真的不会回来了。

    夕阳西下,夏浩然走在长长的望不到尽头的路上,夕阳将他无限拉长,连同他所有的心事。

    ☆、福兮祸兮(4)

    透过窗帘,夕阳柔柔的照在夏夜的病床上,夏夜在梦里哭了,他不安的躁动着,连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

    他的爸爸不要他了,义无反顾的走了,梦中如此,现实也是。

    “没事,没事!”

    “有妈妈在,你就不会有事的!”

    一只轻柔的手轻轻的为夏夜揩擦去额头的汗水,那只手很很轻柔,温暖,就像母亲的怀抱一样让人安心,夏夜睡去了,像个被安慰的乳孩。

    苏玲珑正要开门,却看到了林知音握着夏夜的手,静静的看着夏夜,眼里含着微光。那是世间最美的仪式,爱的仪式!

    她怎能破坏这个仪式!

    “清伯!”夏玲珑惊讶的看着黎小雨身后的一个老头,“您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清伯,天知道他是怎么知道夏夜在这里的,只知道他的衬衫已经湿透了,脸上皱纹里挤满了汗水,“玲珑,夏夜醒了吗?”苏玲珑摇了摇头。

    “玲珑,这位是?”听到门外的声音,林知音轻轻关上房门,生怕吵醒了病床上躺着的夏夜。

    苏玲珑笑了

章节目录

盛夏满星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赵晓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晓南并收藏盛夏满星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