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出现有一点点闪失,那就真的死不瞑目了。

    “什么,七星寺?”林知音听到这个消息时,一脸惊愕,夏夜怎么会去那种地方,难不成他顿随佛。清伯点了点头。

    “不行,我得去找他!”林知音绝不能放过任何找到儿子的机会,这是她此生最大的愿望了。

    “浩然,你好好休息!”临走,林知音不忘安慰道:“我一定把我们的小星找回来!”

    夏浩然点了点头,他对他的知音是万般信任的,始终去初。

    “林姨,我送你!”苏玲珑从黎小雨那里回来了,她穿了一件大了好几号的衣服,可是经黎小雨的一般改造,却穿出了另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要不是苏玲珑急着要离开,黎小雨相信凭她的手艺,一定把苏玲珑打造成另一番模样。

    “我也去!”清伯还有未完成的使命,他当然得跟着去。

    雨越来越小了,天上的云也慢慢散去,南山的山头透出几束阳光来,天又要晴了。

    南山隧道经过抢修,终于通畅了,胖熊一脚踩下油门,车轮就飞速转起来了。

    看着后视镜里飞快的车轮,刘晓星的心跟着车轱辘,极速的跳动起来,她知道,清伯一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天晴(1)

    夏夜端坐在七星寺的一个偏堂里,穿着一件居士服,他静静地坐在蒲团上,什么也不说,也没什么表情,仿佛,已然在佛音里超脱。

    他闭着眼,就这样静静地听着,听着……

    一个老僧将□□平整的放在面前,同样盘坐在蒲团上,闭着眼,嘴里不停地诵着经,眼前的木鱼发出有节奏的咚咚声。

    “了尘大师,我已经想通了!”夏夜突然开口了,这次,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夏施主,何谓想通,你又想通了什么?”那老僧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依然敲着手中的木鱼。

    夏夜起身束手,站在了尘法师的面前,平复内心的不平,道:“大师,您,就为我剃度吧!”

    “我决心已定!”上次自己没有出家,确实是因为还有对刘晓星的依恋,可是,当刘晓星说恨自己的时候,他的心已无所念,他绝不能让其他无关的人扰乱自己。

    她还有他,夏夜绝不能给他们伤害自己的机会,觉不允许。

    “夏施主,你与我佛无缘,还是早些下山吧!”了尘大师依然无所动,依然双目禁闭,诵着他的佛经。

    “了尘大师,这次无论如何,我也要剃度为僧!”夏夜以为只要他有决心,就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僧人,只要自己努力,经过后期的修行,必定能够忘记那些扰人的心事。

    “佛只度无心之人,施主心魔一天不除,就一天不能入我佛之门!”了尘大师依然没有丝毫表情,他就那样端坐在蒲团上,仿若已经超脱。

    夏夜还不想放弃,他走到了尘大师跟前跪下一尊佛像前,急切的说道:“了尘大师,我已经想通了,我真的已经想通了!”

    “你说你想通了?”了尘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眯着眼,微微笑了笑,道:“那夏施主且说说你想通了什么!”

    “我想通了……”

    一时间,夏夜却不知道自己想通了什么,他一句话也答不出来,只呆呆的盯着佛像。

    他想通了什么?是金钱还是权利,是女色还是欲望,是亲情还是友情,他想通了什么,他有舍弃一切的勇气,唯一不能舍弃的就是一个“情”。

    友情,他不能抛弃和他一起打拼过来的兄弟,正如苏玲珑所说,大家还等着他带领着大家通往康庄大道。

    尤其是胖熊,放弃学业只为跟着他这个一个不想干的外人。

    还有就是苏玲珑,一个女孩子,从自己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就跟着自己,披荆斩棘,不离不弃,可谓是相濡以沫。

    有时候,连夏夜也不明白,自己对苏玲珑是友情还是爱情。

    如今,夏浩然与林知音的出现,更是让夏夜痛苦不堪,他不知道是否该原谅他们。他第一次发现,原谅,是这么难的一件事。

    夏夜依然呆站着,这次他终于成为一块木头,与那高高在上的佛像一起,相映生辉。

    木头没有任何表情,可那佛像在高处微微笑着,不嗔不动,似乎早已看透了夏夜的心事,木头笑不出来,这,也许就是了尘大师说的他与佛无缘的缘故。

    了尘是对的,夏夜有太多心事,他,成不了佛,连佛家人也成不了。

    “施主,你倒是通与不通?”看夏夜说不出话来,了尘笑了笑,问道。夏夜依然答不上来只言片语。

    一直不动的了尘终于起身,他推开佛堂的大门,清风徐来,吹动着他的长衫,他眺望着散去的乌云,意味深长的道:“夏施主,你且过来看看,这是不是你说的通!”

    回过神来,夏夜走到了尘大师的身旁,来时还是乌云密布、大雨倾盆,而今却是乌云远去、雨过天晴,变化就存在这瞬息之间。

    山间的清风总是那么和煦,抚慰人心,虽然远处还有些云彩,可是阳光已从云间倾泻下来,洒在这无垠的天地间。

    远处,一条彩带慢慢形成,越来越宽,越来越长,转瞬就成了一条横贯天际的彩虹。

    “施主现在可想通了?”

    了尘看了看夏夜,微微笑了笑,转身又回到蒲团上,打起坐来,木鱼声起。

    夏夜没有回答,只是依然看着那远处的彩虹,心里瞬间赫然开朗开来,眼睛里也多了些神采,嘴角终于有了些笑容。

    ☆、天晴(2)

    夏夜回身过来,走到了尘大师身前,双手合十的跪在蒲团上,虔诚的道:“多谢大师指点!”

    “阿弥陀佛!”了尘大师微微笑了笑,像极了那尊微微笑着的弥勒佛。

    “还想出家吗?夏施主!”夏夜淡淡的笑了笑,道:“看来我夏夜今生是与佛无缘了!”

    他又道:“虽然成不了佛,但我做一个居士总可以吧!”

    了尘大师笑了笑,将手轻轻按在夏夜的头上。

    “小星,不要!”

    就在此时,林知音他们突然闯进佛堂,一马当先道。

    “夏施主,解铃还须系铃人,你的心魔,还需你自己祛除,老衲就不奉陪了!”

    了尘大师笑了笑,跟来人行礼后,离开了佛堂。

    “夏总,你可不能出家啊!”苏玲珑走上前来,悠悠说到。

    出家?夏夜听起来不觉有些好笑,“我倒是想出家,可是佛不收我!”

    说完,他走到佛前,点了三支长香,双手合十行了三个鞠躬后,将长香稳稳当当的插进佛龛里。

    “夏夜,夏夜,你小子可不能出家啊!”胖熊的人还没到,声音老远就传到了佛堂里,还真是声如洪雷,枉自寺院里禁止大声喧哗的告语。

    他跑到佛堂,

章节目录

盛夏满星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赵晓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晓南并收藏盛夏满星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