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错过一回,这次,说什么,他绝不能错过。林知音满意的笑了笑,道:“这还差不多!”

    “晓星,你呢?”林知音看了看刘晓星,道:“愿意嫁给我这混账儿子吗?”

    “嗯!”刘晓星哪里能不愿意,从见到夏夜的第一眼,她就决定这辈子只做夏夜的新娘,只是命运弄人,好在兜兜转转,他们又再一起了。

    终于等到你,还好他们没放弃。

    刘晓星有些害羞的笑了笑,狠狠地点了点头。

    “夏夜,你以后可要好好待晓星啊!”林知音完全体会一个女人带孩子的辛苦,她握住刘晓星的手,不管他们之间发生什么,她都认定了刘晓星。

    “遵命!”夏夜温柔的看着刘晓星,又举起他的手来,郑重事事的道:“我一定只对她好!”

    一家人其乐融融,山间的风又和煦了些。

    “妈咪,妈咪,原来你躲在这里……”一阵风刮开,刮得院子里菊花瓣到处散开。

    王宝珠来了,显然有些不高兴。

    王宝珠的到来,打乱了和煦的微风,林知音把睡着的小小星交给夏夜,站了起来,道:“宝珠,你怎么来了?”

    “妈咪啊,我一个人在家无聊死了!”

    王宝珠抱怨道。

    “夏夜,你怎么在这儿?”回过头来,王宝珠突然看到夏夜,还有两个不相识的陌生人。

    “你们苏总呢,怎么没跟着你?”怎么也没看到和夏夜形影不离的苏玲珑,王宝珠疑惑的问到。是啊,那个与夏夜形影不离的苏玲珑呢?

    面对王宝珠的质问,夏夜不知如何回答才是,因为不知从何答起。

    “好了,宝珠,不要再问你哥哥了!”有些事迟早要让女儿知道,林知音索性也懒得隐藏了。

    “哥哥,谁是我哥哥?”王宝珠不解,她痴痴的看着母亲。

    “夏夜,夏夜就是你哥哥……”林知音走到女儿身边,轻轻抱了抱女儿。

    王宝珠的眼睛更加痴了,她不信的看了看母亲,又看着夏夜痴笑道:“哈哈,哥哥,夏夜是我哥哥!”

    “不可能,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她不相信这个事实,怎么可能,林知音就她一个女儿,她记得母亲曾对她说过,她就只有她这个女儿,她是她的掌上明珠,王宝珠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她疯也似的跑了。

    “宝珠,宝珠!”

    林知音哭着追了出去。

    “我待会儿再来接你们!”夏夜把孩子交给刘晓星,也跟着追了出去,这一刻,他不能袖手旁观。

    “妈,快上车!”王宝珠已经开车走了,夏夜把车开了过来,追了上去。

    夏夜心里满是心事,王宝珠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只一下就戳中了夏夜所有的心事。

    苏玲珑,到底去了哪里?

    ☆、新生(3)

    苏玲珑在一条环岛路上奔跑着,任大汗淋漓也不愿停下来休息,终于跑到山顶,她气喘吁吁的站在一块石头上,张开双臂,任由海风吹拂自己的秀发,她闭着眼,任思绪放空。

    突然,她睁开眼,望着远方,眼里的泪还是不自觉的从眼眶滚落下来,滴落在她的运动衫上,她朝着海风来的方向大喊着,喊累了就蹲下来休息会儿,休息好了,又继续吼上几声,这样她才会感觉畅快些。

    如此循环往复,直到声音沙哑了,才肯罢休。

    到家了,苏玲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就像丢了魂一样,任父亲怎么叫也不答应,问她什么事也不说。

    她就那样呆呆的,有时坐着发呆,有时躺着发呆,有时又站在窗前发呆,呆进了骨子里。

    懒散的阳光就这样撒在苏玲珑身上,她一动不动,也懒得去管那叮咚的敲门声。

    “玲珑啊,求求你了!”一个老汉敲了敲门,在门口哀求道,“爸爸做了你最爱吃的椰子饭,你就出来吃点吧!”

    见房间里没有回应,老汉转身就要走,却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

    “爸,我要吃椰子饭!”苏玲珑穿着睡衣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和父亲在餐桌上坐了下来。

    老汉笑了笑,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些,给女儿盛了满满的一碗椰子饭,道:“这就对了!”

    “爸,你也吃!”苏玲珑给父亲夹了一只大鸡腿,自己夹了一根青菜吃了起来。

    可是吃着吃着,苏玲珑却突然哭了,眼泪又不争气的往下流,老汉找不到什么话来安慰女儿,他笑着用农家人粗糙的手替女儿擦去眼泪。

    “吃!”苏玲珑擦去眼泪,又替父亲夹了一只鸡腿,自己又夹了一棵青菜就着椰子饭狼吞虎咽起来,仿佛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是的,她好久都没回来看望父亲了,为了那个公司,为了那个离人。

    她在心里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常回家看看,去他的事业,去他的爱情,去他的烦恼,去他的的眼泪……

    饭后,苏玲珑陪着父亲和父亲走在渔村的沙滩上,留下一串长长的足迹。

    温柔的夕阳洒在沙滩上,海岸边,几个渔村的孩子正在水里嬉戏,苏玲珑走到海岸边笑莹莹的看着他们,那几个孩子也很懂事的向苏玲珑发出了邀请。

    苏玲珑回头看了看父亲,父亲正坐在沙滩上的一艘小船上,正笑莹莹的看着她。

    苏玲珑笑了笑,将鞋往岸边一甩,加入到了那黄昏里最后的狂欢里,一时间水花四溅,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

    这一刻,所有的烦恼,随着那肆意飞溅的水花四处散去……

    去他的事业,去他的爱情,去他的烦恼,去他的眼泪,去他的种种不如意,都去他的!

    明天,太阳依旧升起,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新生(4)

    最后一丝夕阳落尽,王宝珠终于疯够了,她醉眼迷离的回到酒店,她喝酒了,而且喝了不少,从她走路的翩翩舞姿就可见一斑。

    “宝珠,宝珠,你没事吧?”看到女儿回来,林知音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她跑上前扶住已经站不稳的女儿。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啊!”王宝珠推开林知音,笑到,“还是管好你的新儿子吧!”

    林知音愣了愣,上前抱住女儿,抱歉的道:“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妈妈不好!”

    “妈妈应该早点告诉你的!”其实,这次回来,她只是单纯回来探亲的,直到看到那本杂志,她哪里能想到那真是她的小星。

    “那我还是你女儿吗?”王宝珠扭头过来,看着母亲不断的抽泣着,她眼泪汪汪的问到,她真怕妈妈为了这个新认的儿子不要她了。

    也不怪王宝珠,女孩天生敏感,自己平白无故就多了一个哥哥,搁谁谁不耿耿于怀。

    而且最让她耿耿于怀的是,谁知道这个哥哥是真是假,要不是夏夜他身为一个大公司的老总,自

章节目录

盛夏满星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赵晓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晓南并收藏盛夏满星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