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秋实一脸理所应当地看着他。

    肖骁真是被他气死了!

    “不会就去学!种地、养猪、放牛、做裁缝!或者跟着安姨学点医术都行,总之不许再跟着我!”肖骁气急败坏地一把将跟在他屁股后面的程秋实推开。

    “哦~”程秋实被推了一个踉跄,满脸失落地走了。

    “阿福你怎么这样?”远远看到这一幕的肖定楠责备地看着他,他知道小儿子因为感情问题心里有点烦躁,可再烦躁也不能迁怒给无辜的人吧?况且人家程秋实是真的单纯想对他好。

    “我……”看着程秋实单薄瘦弱的身影慢慢消失在田埂上,肖骁觉得自己更烦躁了。

    不过,没过多久,这块叫做程秋实的牛皮糖就又忍不住凑了过来——

    “肖~肖骁,那个,我采了你最喜欢吃的刺莓,已经洗干净了……”说罢,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展开手里的一片大叶子,露出里面红润晶莹的刺莓。这个季节刺莓已经不多了,也不知道他从哪个山旮旯里寻出来的,身上的衣服都被刺给挂破了,脸上还挂着蠢兮兮的傻笑,一脸讨好地看着他。

    肖骁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程秋实顿时一脸沮丧,看着手里的大叶子十分后悔,早知道就去食堂借一个漂亮的瓷碗装着了,这样看起来确实不太好看,难怪肖骁不想要呢。

    “你站在那里干嘛?快点跟上!这么点刺莓怎么够两个人吃?再去摘点生菜做个果蔬沙拉!”

    “嗳!”程秋实立刻抬起头,满脸堆笑地摇着尾巴跟上了。又不敢跟得太紧,小心翼翼地和走在前面的肖骁保持着十步以内的安全距离。

    菜地边,捧着刺莓,看着程秋实跟个小兔子似得在菜地里蹦跶,精心挑选着最鲜嫩的生菜和小黄瓜、番茄之类的蔬菜,肖骁抬起头,忍不住重重地吐了一口气!

    就这样吧!

    他还能怎么样呢?

    从前他觉得这人很烦,可直到现在他才明白,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的草蛋,他总是觉得自己被辜负,却从没想到自己也在不断地辜负别人。

    还好,他们还不算迟。

    “好了没有?两个人吃不了那么多,快点!”不耐烦地扭过头催促道。

    “嘿嘿~~我找到了一株变异小番茄的幼苗,挖出来带回去给你种在花盆里呀,做盆景可好看啦。”蠢兮兮的程秋实怀里抱着一片大叶子,叶子里还包着一株小小的幼苗。因为长时间蹲在地上,走路还有些瘸。

    “笨死了~东西给我!”肖骁一把拉过程秋实,将他怀里的幼苗抢过来,假装忘记自己还牵着人家的一只手。

    “嘿嘿~~”看着两人交握的两只手,程秋实傻乎乎地笑了,他觉得他这辈子的运气简直好极了,自从被眼前这个帅气的男人捡回来,不但每天都能吃饱,还可以做他最喜欢的缝纫工作,还能和这么帅这么好的男人结婚,简直不能更美妙!至于自家老公时不时的抽风,程秋实觉得,大概学霸们都有些坏脾气吧?他以前上学的时候,前排就正好坐着一个学霸,脾气也很是怪异,因此,对于肖骁的坏脾气他完全无感,反而觉得这才正常呢。

    所以说,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得抑郁症的大多都是聪明绝顶的人呢?因为脑子太好使,所以才会想太多,像程秋实,就从来不会想这么多。

    不过,即便他知道自己的老公曾经暗恋过他同母异父的哥哥,大概也会说:男孩子小时候崇拜哥哥很正常的呀。绝不会想到什么爱而不得、彼岸花开这样悲情的展开吧?

    无知是福……

    第二年,肖骁终于铲掉了那一大片彼岸花,按照程秋实的愿望,在那片土地上种了豌豆、黄豆、蚕豆、四季豆等各种豆类,还有一小片向日葵,开花的季节,这里五彩斑斓,各种蜜蜂蝴蝶都飞过来采蜜,十分热闹,也十分符合程秋实本人的风格,一个个都蠢兮兮的傻乐着,衬托着整片土地都傻乎乎的,再也不复往日的凄美。

    不过,这就是生活不是吗?

    所谓的风花雪月,不过是少年时期一场华丽而又凄美的迷梦,梦醒了,终究是要回到现实。人,总得继续在这个现实的世界中活下去,和许许多多的平凡人一样,纠结着一日三餐、生儿育女,偶尔和老伴斗个嘴闹闹别扭啥的,幸运的是,在他懵懂无知的年纪,始终有这么一个人在等着他,等他从这一场绮丽又无望的梦境中醒来……

    “咱们今天吃什么?”果然!婚后化身下厨狂人的程秋实又追过来了。

    “地里的蚕豆不是可以吃了吗?你早就惦记着了,今天就去摘一点吧。”

    “嗯嗯!我也是这么想的!雪菜炒蚕豆、火腿烧蚕豆、五香蚕豆都很好吃呀!还要留一点,等老了可以剥下来晒干炒着吃,咯嘣脆!”程秋实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挎着菜篮子就蹦出去了,完全看不出来是个已婚十几年的成年人。

    看到这两个人终于开始慢慢进入正常的婚姻状态,李苗杨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十几年来,因为某人的暗恋,他几乎成了千夫所指的“渣男”,天知道!他从别人口中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是五雷轰顶,这辈子第一次智商掉线,并且对中二少年的感情完全不能理解。

    不过,既然决定要做一个好哥哥,当然要保护好弟弟,尽管对弟弟的感情接受不能,但这不代表他就没有保护弟弟的方式,军师大人采取的手段也非常粗暴:外调!

    是的,他主动申请外调去了基地新成立的变异植物种植基地,借口要深入研究这些变异植物的实用价值,一去就是十年,每年只有基地开大会那几天才会回来。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受到他的启发,另外一位“情场失意”的蛇精男——徐一清老板竟然也申请了外调,还和他选了同一个地方!

    “你怎么在这里?!”

    “这里背阴,比较适合我。”徐一清懒洋洋地躺在一片草地上,背阴处撒下来的散射光,非常舒服。

    真是~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章节目录

末世之占山为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兰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兰拓并收藏末世之占山为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