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下有马,给我们准备好了,师父还交代,要照顾好方家的后人,他们家的人都死光了……”

    云起愕然道:“你不觉得在这山上过日子也挺好的么?”

    拓跋锋笑道:“五千两呢,我们买一百头羊,一百头牛……”

    “……”

    云起抓狂道:“你起码也得找师父告别……”

    拓跋锋又道:“上山的时候你背师哥,下山的时候师哥背你,咱俩相依为命。”

    云起彻底放弃了与拓跋锋沟通的打算。

    拓跋锋把云起一路背下天柱峰,那处果真停着两匹马,拓跋锋把云起扶上马,二人朝着南京再次出发。

    武当山顶,真武后观。

    日渐西沉,静虚推开了后观的院门。

    “太师父,拓跋锋师叔与徐师叔都已下山去了。”

    室内静谧无声。

    “徒孙以为,您将镇教七星沉木交予拓跋师叔,是不是有点……”

    “太师父?”

    静虚轻手轻脚地走进冥修房内,见张三丰仍在蒲团上打坐,一动不动。

    静虚伸手去探张三丰气息,武当派创始人结束了他一百三十三岁的生涯,驾鹤西归。

    朱棣离开的南京仿佛瞬间少了一半的生命。

    城中富族大户俱跟着一同迁向北平,街道中满是枯叶,败枝以及仓促起行时留下的废纸。

    唯有秦淮河滔滔东去,一如往昔。

    “你看不见拉——”

    “看不见你拉——”云起顺着方誉的话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

    方誉手里玩着两张铁券,歪着脑袋,念道:“开国辅运……”

    “……奉天靖难?”

    “……”

    云起抓狂道:“你怎么这么小就认识这么难的字啊啊啊!!老子十五岁读本礼记都念不全!别太打击人成吗!”

    方誉哈哈地笑着,被云起按在马车中蹂躏了一番,忽地想起方孝孺,于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干嚎起来。

    云起从不会哄小孩,这下没辙了。

    “哭什么!”拓跋锋钻进车里,冷冷道:“狼来了把你叼走。”

    “我想娘……”方誉眼泪汪汪道。

    拓跋锋道:“不想爹么?”

    方誉道:“爹凶……背书背不出要打板子……”

    拓跋锋同情地点了点头。

    “五千两银子在车后,装了箱。”拓跋锋交代道:“出宁州,到塞边有我族人,长城边上再换成货物,运出塞外卖了。”

    云起笑道:“你倒想得周到,我怎么觉得还是少了点什么……”

    拓跋锋抱着方誉,疲劳地倚在车上,道:“少什么?”

    马车摇摇晃晃起行,后面跟着数辆满载衣物,银元宝的货车。

    云起只觉有什么不对劲,却想了许久说不出来。他伸手到处摸,摸到拓跋锋的脑袋,于是俯身过去,又摸到个嫩嫩的玩意。

    云起提着方誉,放到一旁,威胁道:“小混蛋,别碰我师哥,他是我的。”

    方誉笑个不停,云起又怒道:“你吃的玩意都是我的钱买的!”

    拓跋锋笑着把云起抱在怀里,两人依偎在一处,静静听着马车轱辘转个不停的声音。

    拓跋锋抬起一脚,横在两个对着的座位间,方誉骑在拓跋锋的膝盖上颠来颠去,玩得甚是开心。拓跋锋亲了亲云起的唇,哼哼道:“齐人之福……”

    云起哭笑不得,伸手到拓跋锋胯 间,捏着他一边蛋,拓跋锋登时呼痛告饶。

    “你这狠心短命的小鬼呐——咋就连娘也不要了啊——!!”

    春兰披头散发在风中泪流满面,跑着跑着掉了只鞋,回去拾来绣花鞋,紧抓着马车后架死也不放,凄声如百鬼夜行,尖锐豪放。

    云起听到春兰一边追着马车跑,一边凄声尖叫,终于想起那“不对劲”是什么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传国玉玺的补充阅读,有兴趣的大人可以看看。

    传国玉玺并不是指每个朝代帝王各自用的玉印

    而是自古到今,指的都是同一个印,“唯一的”传国玉玺。

    据说它是以和氏璧刻成,从秦始皇时期开始便流传了几千年,见证王朝更迭的一件强大的信物。

    能有这种历史估计也和神器类的宝物差不多了。

    传国玉玺上刻“受命于天,既寿永昌”,是李斯所写,方圆四寸

    没有这玩意儿,当皇帝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它象征“受命于天”

    这一方玉玺传过:秦、汉、魏、西晋、前赵、冉魏、东晋、宋、南齐、梁、北齐、周、隋,唐朝,后梁、后唐这些朝代

    而且玉玺上的每一处增刻,都有许多故事

    比如王莽作乱时让人来抢传国玉玺,太后怒而持印砸贼,玉玺碎了一角,后由镶金补上。

    玉玺传到汉献帝手中时,被迫禅让予曹丕,曹丕在玉玺上刻“大魏受汉传国玺”(很白痴的行为)

    传到司马炎手里,司马炎又刻“大晋受魏传国玺”(一样的白痴)

    玉玺经过五胡乱华,盛唐,五代十国的那些年代,有很多很精彩的传说,此处不容细表。

    想知道的大人可以百度之。

    到了元代时,据说传国玉玺最后到了元顺帝手里,然而朱元璋灭元,杀进大都时却一直不见玉玺

    而后明军追击北元残余势力时候,在漠北一带也完全找不到玉玺的踪迹

    所以没有“受命于天”朱元璋心中还是很有点不爽的。

    这枚玉玺自明代开国就成为朱氏一族的心病

    此处韩林儿把玉玺托给张三丰的情节纯粹是瞎掰,不必深究

    塞外秋凉

    塞外晚来秋,凉风吹入帐,带着习习的青草味。

    拓跋锋捧着本书,漫不经心地翻过一页,念道:“柔然国灭突厥狼部,突厥人善锻,被柔然人称为锻奴。”

    云起似懂非懂地听着,提问道:“家谱上这么说的?”

    拓跋锋道:“不,家谱上是突厥文。”说着以一本羊皮纸书朝云起脑袋上拍了拍,道:“听。”

    云起点了点头,拓跋锋又道:“魏太武帝与柔然多年交战,拓跋焘时年十六,引军亲征,受柔然军六万铁骑围困,突厥狼部倒戈,五十重军阵中现一缺口。”

    云起失声道:“拓跋焘!”

    拓跋锋“嗯”了一声,笑道:“柔然大败,拓跋焘领兵追杀……不容易,才十六岁。”

    云起好奇道:“家谱上这么说的?”

    拓跋锋笑道:“没,我自己说的。”

    拓跋锋又翻了一页,道:“战时拓跋皇族幸突厥狼部内数女,欲迎娶回中原。”

    云起道:“这就是你们一族的源头。突厥人,却姓鲜卑拓跋。”

    拓跋锋笑道:“可惜都死光了。”

    云起唏

章节目录

锦衣卫(忠犬攻X傲娇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非天夜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天夜翔并收藏锦衣卫(忠犬攻X傲娇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