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诸天时代 作者:化三生

    片刻过去。

    药长老再说一些事情。

    江苍拿着出宗文书从药堂出来,是把这些执法弟子都带上了,堂内一共十六人,一个不差。

    包括那两位衣服不合身的弟子,也等他们先换个衣服才走的。

    还是那句话。

    自己带他们出来了,那就是天阳宗的脸面。

    咋能刚出药堂,还没出山门,就先在宗内丢人丢一路,穿着不合身的衣服让来往的弟子们笑话。

    是笑话宗内没钱做衣服,还是自己不人物,不等人家穿好,穿舒服了,就着着急急的像是干什么一样。

    “衣服可合身?”药长老是半搭着眼睛,一边送着江苍,一边望着侧后方有些干笑的那两位弟子,“等回来的时候,你们带些灵草门的散书。听说他们那里又发现了新的几种药材,记载的非常详细,我早就想买来一观。”

    “药长老放心!”两位弟子领命,又瞧了瞧朝前走的江苍,再压低声音道:“师父也有言,要给药堂师弟们赔礼..”

    “知道就好。”药长老‘嗯’了一声,点了点头,朝前走了,是准备把少宗主送出宗内。

    执法弟子们抱拳赔罪,都没有说话。

    走在前面的江苍一听,神识一瞧,也是知道身为药堂堂主的药长老,肯定猜到这些‘土匪们’是抢了自己弟子的衣服。

    那药长老身为师父,又是堂主,这‘主’多少要做,不然面子过不去。

    虽然说出来了,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可是难免有些别扭,就像是药堂被欺负了一样。

    所以,江苍觉得药长老也不想伤和气,就打趣让他们带点东西,算是给药堂内的弟子赔礼,省得他不说,执法弟子们给忘了。

    毕竟说来说去,执法弟子们都是抢拿了人家的新衣服。

    而江苍思索到这里,也发现自己宗内是真的一团和气,非常团结。

    不然,若是换成了电视里演的那种宗门,别看是这一点小事,但难免会有所谓的‘勾心斗角,借题发挥’的打压,整的就像是皇宫妃子里的‘宫心计’一样。

    只是。

    那个抓着了、害着了,不一定会死,也许只是打入冷宫,一辈子绝望清净,还能活命。

    但这个世界内要是弄事,想整谁,那真的是提刀当街杀人,可没有什么律条王法。

    一切以实力为尊,实力高,杀人就是对的,后面还有一群人追捧你刀快,想拜你为师。

    同时。

    江苍想到这里,一路上畅行无阻,也来到了宗外。

    这次有药长老代为护送,文书都不用亮了。

    反正文书都是长老们批下来的。

    估计药长老也是怕自己费事,才送自己的。

    “药长老..”宗门守卫弟子先向着药长老行礼,才向着药长老身侧的江苍捧手道:“江管事。”

    “诸位师弟。”江苍还礼,这师弟叫的顺口。

    自己是管事,这新的值守弟子还是半年前一批的人,不能唤人家师兄。

    唤师兄了,他们不仅不会开心,八成还会吓着。

    “我便送到此地。”药长老是望着江苍,“今后一切小心。”

    话落。

    药长老又瞅了瞅这些不说话的执法弟子后,不言了,示意天色不早,快些赶路,晚上之前就到风林城了。

    同样,江苍约莫两日时间赶紧,也没别的言语,对四周跟着自己的十六名执法弟们略一点头,于山门外一步百米,好似闲庭漫步,向着远处的森林前去。

    执法弟子如影随形,一同跟上了江苍的步子。

    一时间。

    山门前风沙吹过,是众人衣摆带起来的。

    十几位看守弟子愣愣的望着江苍等人身影消失的方向,是有些愣然,觉得这些药堂弟子有点‘不对劲。’

    若不是药长老正面带笑意的望着江苍离去的方向。

    说实话。

    他们都感觉药堂的弟子们,是不是都被‘掉包’了?

    要知道,药堂的弟子是看重‘心性’,那反过来讲,资质或许就不是那么高了,武艺不是那么强。

    因为天阳宗是‘主战’,资质高的人,基本都被练功长老分到各个谷内,去学在这个大陆上安身立命的‘武功’,哪会用正值风华年龄先去学炼药?

    这不是前后颠倒了。

    ‘难道是药堂出高手..’有几名弟子望着远处山林,还想到了药堂的‘一成丹药福利’,是觉得药堂弟子这么厉害,那这说是一成,说不定人家吃的丹药是自己的‘十五成!’

    皆因这丹药大部分都是药堂练出来的,又都是自己人嘛,谁知道了他们有没有徇私、偷吃,再向上报个这一炉丹药‘废了、炸炉了。’

    顿时,众值守弟子相望一眼,又看了看身后宗内的药长老背影,是动了心思想要拜入药堂了,觉得炸炉的方法,好像是真的可以。

    而随着时间过去。

    另一边。

    江苍走走顿顿,中间偶尔放慢两次脚步,等着执法弟子们吃药恢复自身灵气。

    并且等他们的时候,自己也是拿出了宗内的‘回气丹’,一同吃着,不搞什么特殊。

    可是自己这般赶路如散步,神色如旧。

    他们这般严谨追着,还有人轻呼着长气,调养自身气息,那是高下立判。

    但不管如何。

    这一路上是基本没有停下。

    在夜时七点左右,冬季天色早已放暗。

    江苍就和他们耗费了四五个时辰的时间,来到了风林城城边的土路上。

    再瞧了瞧天色,月亮悬着。

    江苍约莫着现在的时间,是比起自己单独一人,要多耗费了一个时辰有余,还不算中途喝灵酒的加成。

    要是喝灵酒,一路全速赶往,能快他们两个时辰,一半的路程,在下午三四点左右达到,比两月前还要快半个时辰。

    单以此见。

    自己的脚程、耐力、速度,是在极限上又提高了不少,更是远远高于了普通的先天巅峰、圆满,综合起来是他们的两倍。

    那战力更是不用说,多一些出手速度,多一些力道,战局就是完全改变,可以几息杀死一人,这论倍数是行不通的、也算不明。

    “江管事好轻功..”

    这时,夜色城外下。

    众执法弟子陆续吃了丹药,平了一下自身的灵气,便围在江苍身侧,对江苍的轻功是赞叹有加。

    任谁都看出来了江管事没有出尽全力,不然早就甩自己等人好百里了。

    尤其他们思索着,还感觉自己等人不像是保护江管事,反而是江苍在保护他们,路上一直再等自己等人。

    “诸位师兄抬爱。”江苍客气的喊着他们师兄,没有什么管事的架子,因为人家是来保护自己的,就算是跑得慢,没自己实力高,可是十六位先天巅峰,足矣围杀一名还未‘踏空’的宗师。

    要知道,宗内的执法弟子们,能走到这一步,哪个是‘善茬?’

    是善茬、好欺负,宗主也不会安心的让他们来保护自己。

    而来到城前。

    城门处的守卫一见到宗内十七位师兄来至,是赶忙行礼。

    江苍一交城钱,他们这次也没有拒绝,是不敢多说。

    再随着一路上闲谈行过,闻着小吃摊上的甜味、五香味,不知道哪里传来的酒香、胭脂。

    江苍没有去城主府,而是去了南边的一家三层酒楼。

    因为程药商在风林城内没自己的店面、也没落脚点,一般都是在酒楼内待上几日渡过。

    等来到这里。

    八位弟子在酒楼外附近戒备。

    江苍是摆手让前迎的小二退下,带剩余弟子走进酒楼内,朝四周一望,没猜错,程药商正坐在一层靠角落的位置。

    且桌上菜肴吃了不少,他是已经吃饱了,正在品酒休息。

    “许久不见。”

    江苍走近,在程药商没想到自己会来的目光中,自来熟的坐在了他对面,“近来可好?”

    “好..”程药商下意识点头,瞧了瞧江苍身旁的众弟子,又赶忙行礼道:“小人..”

    他说着,看到江苍有些不喜,便一笑,改口道:“在下见过..”

    “你我是友人,不需要客套。”江苍指了指远后面,“可开了客房?如果程药商吃好了。江苍有些事情要谈。”

    “请!”程药商没有二话,又听江管事像是吃过饭的意思,便放下了一枚银子,请江苍去往后院。

    而江苍更是没什么隐瞒,等来到后院,八位弟子值守,自己进了屋内,两人分坐,就向着程药商直言道,

    “我准备去往灵草门一行。程药商可有什么话,要江苍带给门内的好友?”

    “江管事抬爱!”程药商连忙还礼,倒了小二刚才准备的开水,沏了两杯茶,才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江管事是准备去灵草门内,还是‘灵草城’买些丹药?”

    “去灵草城买丹。”江苍接过茶水,“且我如今身为药堂管事,也许还会去往灵草门一行,学习本事..”

    江苍说着,是对‘灵草城’很熟悉。

    皆因资料中有记载,之前宗内药长老也对自己说过。

    其‘灵草城’在灵草门的西边千里,是一个类似于‘闹热市集’的地方。

    但不同的是,这市集不是在城内某条街上,而是如今的整个灵草城,都是由这个‘市集’组成。

    可想而知。

    灵草城是一个放大数十万倍的‘地下坊市。’

    那里遍布酒楼、商人、赌档、药田,钱庄、青楼,湖畔溪水的烟花之地,应有尽有,就是一个完全花钱的地方。

    古往今来,不少人在那里买丹药,或是为了发财,倒卖货物,亦或者单纯的去玩,都喜欢来灵草城。

    也有人在那里遇到了仇人,赌档赊账、钱财被抢,家破人亡的事情也有不少。

    总之一句话,灵草城很繁华。

    但没钱、没实力,还胆大妄为,不懂规矩的武者,最好别去,省得遇到了狠家。

    而程药商听到江管事是去灵草城,倒是思索了一番,走到窗边一张桌旁,用纸笔写了一封书信。

    “江管事若是去灵草城..”程药商写好了书信,一吹、笔墨干了,叠好,递向了江苍,“在下的一位兄长就住在城内,还望江管事带封书信..”

    程药商说着,最终决定给江苍搭个‘线’,也是觉得风林城附近的县主只会拿捏自己,卡拿丹药,一直都没给自己准信,没告诉自己是否能在城内立店,这是真的难受。

    因为再有两个月,若是宗内还没有看到自己在风林城立一个‘草药店’,那自己兄长也保不了自己的‘外出掌柜’身份。

    所以,真不如相互一卖人情,江管事在灵草城方便,自己兄长帮衬。江管事也给自己寻个方便,在风林城内立足。

    算是相互交易吧。

    ‘书信..’江苍接过,亦是心里一喜,感觉灵草城那里也有‘灵武大陆的熟人’了,是个‘掩护’,也是个牵引线子。

    自己没猜错,单看程药商以‘后天小成’的身份,就能接灵草门的外门掌柜,还能在天阳风林城扎着,那就知道他在门内有人,他那位兄长的身份不一般。

    自己是赌对了,这也是个关系户。

    “在下兄长是灵草门弟子..”程药商望着江苍手里的书信,也未隐瞒,“他如今在灵草城掌管了三家店铺,一家酒楼。如若江管事不嫌弃,可以先去在下的兄长那里歇歇脚。他那里也有不少门内‘丹药’的消息..”

    程药商说着,也没有丝毫‘出卖宗门’的意思,因为门内卖丹药、卖给谁都是卖,还不如让自己兄长搭把手,走个后门,卖给江管事算了。

    让自己做弟弟的,在风林城混的好一点。

    “多谢。”江苍是一抱拳,起身拿起桌上的一杯茶,向着程药商敬道:“多谢程掌柜。”

    “唉?”程药商听到掌柜二字,是喜色浮现脸上,但样子是慌忙摆手,拿起另杯茶朝着江苍敬道:“江管事客气了..客气了..在下..这都是小事,你我..”

    他说到这里,见到江苍品了茶,好似没有任何动怒的意思,才接着笑道:“我与江管事都是好友。好友之间,相互帮衬,尽其我所能..”

    “梁师兄。”江苍是放下了茶杯,朝着门外道:“明日我与程掌柜去往一趟城主府。而梁师兄与诸位师兄,先行去买些路上所需的干粮吧。江苍失陪,还望莫怪。”

    “江管事言重了..”门外传来众执法弟子的声音,话语中任何怪罪的意思都没。

    皆因这都是自家师兄弟,他们又是奉宗主与师父之令,专门来保护江管事的。

    那别说是买东西,就算是让他们去杀人,只要不是宗内与认识的熟人,他们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再问什么理由。

    “多谢江管事..”程药商是笑容越发浓厚,都成了感激般的讨好,觉得自己巴结上了江管事,是巴结对了,比一圈县主都管用。

    而翌日。

    江苍没什么食言的,直接带着程药商去往了城主府一趟,吃了顿午宴,相互认个脸熟,程掌柜是自己人。

    这别的不说了,把草药店立了吧。

    别说抢城内其他人的生意,人家这是帮自己了,宗内知道了,也会同意,就别卡什么了。

    一顿饭吃下来,是脸面,面子。

    江苍的面子或许够,城主是立马答应了下来,再看其样子是准备即刻清场,直接让程药商马上入店。

    没办法,少宗主都发话了,哪个不怕死的还敢卡?

    其后,这件事办完。

    江苍道别了众人,也带着随行的几名执法弟子,找到了正在街上的其余众人,一同选购物资。

    毕竟这数十万里路遥,来回最少要三个月。

    一路上真是跋山涉水,无人之地也不少。

    那干粮丹药是要备齐,不能依靠灵气饱腹,耽搁了诸位师兄们的修炼。

    再等所有事情落下。

    已经夜时。

    江苍拿着程药商给自己的信书,走吧。

    所有都筹划完了。

    这一趟自己是以天阳宗管事的身份去的,加上有信书牵引,十六位先天巅峰的弟子作为护卫。

    势力与实力尽皆使然。

    没人会想到自己的世界进度这么快,料想也无人会猜自己是一名与他们一样的元能者。

    化三生说

    感谢书友20190711023532724的打赏!感谢start中文的打赏!感谢欧豪男神的打赏!感谢孤睾的骑士的打赏!感谢诸位师傅的订阅支持!!!

章节目录

全球诸天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化三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化三生并收藏全球诸天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