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面对不可思议的事情,霍医生心底依旧不敢对宋墨痷稍有腹诽。

    郑仁凝神看着宋墨痷,要是一般情况下,这种目光意味着无礼与挑衅。

    但在他心里,宋墨痷根本不是什么大师,而只是一名过敏的患者。

    过敏,或轻或重。

    严重的,喉头水肿,窒息而死,并不少见。

    在海城,郑仁遇到过一个避孕环铜质过敏的患者,算是比较少见了。

    而眼前这个患者,系统给的诊断……郑仁还是准备仔细看看各种检查报告之后再说。

    很快,宋墨痷的女弟子就带着和养医院的资料赶了回来。

    虽然是子夜时分,但效率还是极高。

    “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这种症状?”郑仁一边翻看过敏原测定的化验报告,一边问道。

    宋墨痷的状态还是很差,脸上接连出现铜钱状的板块。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用铜钱在她脸上、身上留下痕迹一般。

    “大概六七个月前,症状越来越重。”宋墨痷的女弟子轻声回答道。

    “六七个月……”郑仁沉吟。

    一边念叨着这句话,郑仁一边翻阅化验单。

    几百、上千种过敏源,没有一样是阳性的。

    苏云在郑仁身后看着,也有些疑惑。

    常见的过敏,比如说地北那面常见的韭菜花花粉、艾蒿过敏,会引起哮喘、喉头水肿。

    不常见的,各种药物过敏,甚至常年口服的降压药都有过敏的。

    但宋墨痷只有呼吸道痉挛,手上有类似于红色斑丘疹一样的红斑。

    这是药物过敏、吃的食物过敏的症状,和花粉之类呼吸道过敏原导致的过敏略有不同。

    “和吃东西有关系么?”郑仁问到。

    “没有。”宋墨痷的女徒弟很流利的回答道。

    “和喝水有关系么?”

    “没有。”

    一连串的问题,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几分钟后,郑仁翻看完宋墨痷的所有检验资料,宋墨痷也稍微好了一些。

    “郑老板,幸会。”宋墨痷很疲倦,但是依旧客气的说道。

    身后亲自推着轮椅的老管家秦山面色一肃,人都直了几分。

    秦唐和邹虞也没想到宋师竟然会对郑老板这么客气,一种发自心底的畏惧油然而生。

    郑仁却不觉得什么,他当宋墨痷是一个普通的患者,只是疾病略有特殊。

    “我该怎么称呼?宋师?”郑仁微笑,问道。

    “都行。”宋墨痷微微一笑,拿掉氧气面罩,交给女弟子。

    她状态有所好转,但声音略有嘶哑,显然之前的疾病发作消耗了太多的精力。

    “宋师,您发病,有什么规律么?”郑仁问道。

    “完全没有规律。”宋墨痷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越来越重?”

    “嗯。”宋墨痷道:“郑老板,我命中有此一劫,家父在世的时候就算到了。”

    郑仁不置可否。

    对子不语怪力乱神的说法,他一向都是敬,而远之。

    “日前秦管家找我,我心有灵犀,卜了一卦。卦象上,我和秦老先生都逢凶化吉。仔细琢磨,这事儿要落在您身上了。”宋墨痷说道。

    “嘿。”郑仁觉得事情好荒谬。

    算卦算出来自己能治病,真的能算到大猪蹄子么?

    要是没有大猪蹄子的话,有些事儿,自己可是不敢轻易下结论。

    即便有大猪蹄子,也要反复推敲,视触叩听,十八般武艺用出来,才敢下结论。

    “郑老板,有劳了。”宋墨痷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能算出来,你还有一道大劫么?”郑仁忽然问道。

    苏云都愣了。

    这是摆明了挑衅啊。

    老板这脾气,不应该这么说才对。

    这是怎么了?

    宋墨痷努力抬起头,直视郑仁的双眼,略有兴奋。

    但随后她马上发现自己又一次出现呼吸急促的症状,便闭上眼睛,恢复了几秒钟后,坦然说道:“算出来了,就在丑时。要是没有您出现的话,我必死无疑。即便有您在,我也九死一生。”

    郑仁很严肃的点了点头,问道,“宋师,您怀孕多久了?”

    “34周。”

    “今晚,马上,就剖了吧。”郑仁道。

    宋墨痷本来一副天塌下来都不会变色的淡然模样,可是听郑仁这么说,脸色一变,手下意识的挡在肚子前。

    “我判断,您是胎盘过敏,所以在怀孕之后,才会间断出现过敏症状。”郑仁很认真的说道。

    “你懂不懂!”霍医生实在忍不住了,他有些愤怒的说道:“没有检查,没有根据,你就说是胎盘过敏?你知道胎盘过敏的几率有多低么?!要是过敏的话,人根本……”

    “好。”宋墨痷像是根本没听到霍医生的话,把他直接无视,道:“我这就住院,准备手术。”

    霍医生瞪大了眼睛,根本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一个根本不靠谱的诊断,宋师怎么就直接相信了呢?!

    郑仁也有些诧异,什么都不问,宋墨痷竟然直接相信了自己的话。

    猛然间,他对宋墨痷的印象好了无数倍。

    根本不用多费口舌,你说要做手术,那就做好了。

    “郑老板,麻烦您护我渡劫。”宋墨痷没有疑问,而是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道。

    声音很低,话语很淡,仿佛和郑仁是多年的老友,这一切都顺理成章。

    “好。”郑仁也不啰嗦,直接应道,“这面秦老先生的手术会很快的。您的手术,要全麻,抢救药物准备好。等我下台,您那面就可以由妇产科医生开始剖腹产。”

    宋墨痷走了,众人都能感受到她心里轻松愉悦的情绪。

    “老板,你要全麻做剖腹产干什么?”苏云问道。

    “有限的个案报道里都提到了一点,胎盘过敏的患者术后2030分钟,还有有一次大爆发的过程。”郑仁很谨慎的说道:“全麻插管,呼吸不受影响,就可以全力以赴处理其他问题。”

    “怎么确定是胎盘过敏的?”苏云问道。

    “检查很全,你也看见了。排除所有情况,加上时间……”

    “她怀孕的时间,而且随着随见推移越来越重,这我也能想到。”苏云皱眉,对郑仁的解释明显不太满意。

章节目录

手术直播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真熊初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真熊初墨并收藏手术直播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