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特么就尴尬了。
    此时的沈平就像遇到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一般。
    那种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感觉!
    但是好在范丹秋的老爸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了自己的名字,“我叫范存海,这是我的名字,你应该记住。”
    听到这话,沈平连忙点点头,记住一个名字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再者说了,代价只是帮对方开下路虎车而已,这个太轻松了。
    沈平心中的大石落下了。
    吃过饭之后跟着范存海来到早餐铺门口的路虎车边,但是当沈平真正坐在驾驶位的位置时,看到操作杆时,沈平就发现自己不行了,莫名其妙的不行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竟然是手动挡,手动挡只有在驾校考试的用过,后来摸得都是自动挡……
    这要是让自己开手动挡,那岂不是得翻车?
    “这,这是手动挡?”
    “是啊,自动挡跟小孩子玩具似的……有问题?”
    “没……范叔,你喜欢荡漾的感觉吗?”沈平突然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他也突然觉得范存海今天出现在这里,完全不对劲。
    他后悔了。
    早知道就不上前打招呼了。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呐,这个跟开车有关系吗?难道你一个年轻小伙子连手动挡的车都开不好?你不会不行吧?我就不信你这样年纪轻轻的人竟然不行了……”范存海看到沈平脸上的后悔之后,立马拉下来整张脸,他的眼神从尴尬瞬间变成了可怜和怜悯。
    声音更是嘲讽到不行,就像是嘲讽沈平的身体不行了似的。
    “……叔,你这样说话我可就不乐意了啊。”沈平立马不愿意了。
    “这有啥不乐意的?一个手动挡而已,你就不会开了?沈平……就让你开辆路虎而已,说不定你开回去会有惊喜的,赶紧的,麻溜的。”范存海突然黑着脸说道,眼中的神色更是带着嫌弃,像是沈平不帮他就该下地狱,更应该被浸猪笼似的。
    “……”
    嫌弃的眼神被沈平清楚的看到。
    中年男人的戾气还是很重的。
    沈平很想拒绝,大义凛然的拒绝开手动挡的车。
    他觉得身为一个年轻人,应该享受自动挡的便利,而不是手动挡的麻烦!
    他应该是一个享受高科技便利的男人!
    但是……
    沈平特娘的遇到范丹秋老爸的时候,果断怂了。
    沈平这个人就是典型怕长辈的类型。
    遇到同辈人,他能各种侃大山吹牛逼,但是站在长辈面前,他就是乖孩子,一向老老实实的。
    “好吧,我开……我现在就开!叔,你把安全带系上,对,系紧一点,这样比较安全!”
    “嗯,这样才像个年轻人嘛!年轻人怎么能不行呢……”听到沈平答应开车之后,范存海原本脸上的嫌弃表情瞬间消失,变成了理所当然的表情。
    他觉得男人永远不能说不行。
    表情变得这么快!
    “……”沈平有点无语。
    自己……
    遇到了一个硬茬?
    等下,说好的帮丁瑞珍出语言学概论的考卷呢?怎么感觉出来吃个饭就变成这样了?
    开车!
    把车开回小区,就去忙自己的正事!
    ……
    生活是不美丽的。
    生活不止有不美丽,还有痛苦,迷茫,以及无奈。
    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沈平现在就是这么想的。
    当他把车开进小区的时候,一路上紧张的心脏这才放松下来。
    他紧张了将近三分钟。
    “你小子竟然有我女儿家的钥匙?”
    范存海黑着脸站在沈平的面前,不等沈平喘口气劈头盖脸的说了起来。
    有些懵逼的沈平坐在范丹秋家的沙发上张了张嘴。
    饮水机的纯净水已经空了。
    他感觉自己的人生就像是空空如也的纯净水桶一样也是空落落的。
    “我女儿给你的钥匙?你小子该不会晚上就睡在这里吧?不行!你赶紧给我滚蛋!”范存海脸上的怒意越来越甚,就像是一个暴烈的君王似的,“你这小子真是太过分了!”
    “我怎么就过分了,你知道我跟范丹秋什么关系嘛,好家伙这这一顿劈头盖脸的。”
    “你还敢犟嘴!不过,你今天必须给我解释清楚!”
    “额,解释什么?”
    “你有我女儿家的钥匙,你不解释解释?”
    “啊?我只是偶尔过来帮她打扫卫生……”
    “看在你刚才帮我开车的份上,把钥匙拿出来给我,真是的,我女儿也太天真了,居然随便把钥匙交给别人……”
    “哦……那要等范丹秋回来跟我说。”沈平突然警惕,感觉范叔的脑子有问题。
    “我是她爸爸,有权利替她做主。”范存海瞪眼。
    “叔,大清都亡了上百年。”沈平摇摇头。
    范存海吹胡子瞪眼,先是推开范丹秋的卧室看看确定没有男人的衣服后,这才放下心来。
    就在这个时候,防盗门被人敲响。
    沈平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去开门。
    结果是丁瑞珍过来了,在看到沈平的时候,直接愣住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朋友家啊,来她这里逛逛。”
    “那你一脸紧张的干嘛?”
    “我朋友她爸在家。”
    “在家就在家,也不用这么紧张吧?”
    “哎,这不是第一次见到长辈,心里紧张嘛!”沈平回应,然后笑着问道:“那你怎么会来这里?”
    “母校最近收到一笔捐赠,校领导托我过来感谢一番,并邀请对方参加母校的典礼,以及协商大楼命名问题。”
    “哦。”沈平点点头。
    丁瑞珍走进来,然后看到范存海坐在沙发上看书,当即诧异的扭头看着沈平,问道:“这就是你朋友的爸爸?”
    “是啊。”沈平点点头。
    “福布斯富豪排行榜前五十,国内著名房产公司的老总,是你朋友的爸爸?”
    “啥玩意儿?”沈平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瞬间愣住,然后像是看到鬼了似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范存海。
    这是咋回事?
    “丁教授,你过来了?来,坐坐坐……”
    范存海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笑着迎进来。
    丁瑞珍脸上带着笑容。
    至于站在一旁的沈平则瞪大眼睛。
    我是谁?
    我在哪?
    我现在要做些什么?

章节目录

我考哭了无数学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魁首九千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魁首九千岁并收藏我考哭了无数学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