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这个人应该是外地人或常年在外。因为这个季头,我们正值热暑,少雨,与在场绝大部分人不同的是他穿着长衣长裤,且裤脚还有泥水溅上的污渍,但同时他的鞋面却又十分干净。这说明他曾途径下过雨的泥泞地区,鞋也应该是才换的。而且他手指关节红肿变形,应是患有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短短几分钟内左手下意识地摸肘关节多达六次。我们这个地区,湿气并不重,且近日天气晴朗,能患风湿的可能并不大,所以我认为他是外地人的可能性极大。

    3.此人吸烟成瘾,这从他右手的食指与中指第二关节有厚茧且发黄可以看出。手腕处肤色较白,之前应该是有块腕表,但今天没戴。

    4.看他总的穿衣风格,颜色素净妥当,理应是为人低调,不希望引起别人注意。但他身上的一些小配饰却都和他整体的风格显得不搭。如尺寸不合的戒指,腰上夸张的金属挂链等。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些应该是节目组在上台前为他临时加上去的细节,所以才会显得十分突兀。”

    少年的嗓音处于变声期,有些低沉,还略带丝沙哑。听他说话,就像有把小勾子在你心间上勾挠,挠的人脸红心跳。

    明明全都是平铺直叙的陈述句,语气里也没有丝波澜起伏。但在场的人却觉得像是享受了一场听觉盛宴,久久回不过神。

    主持人趁机连忙抢过话头,解释道。“我们之前的评分规则是要求对送试卷上来的那个人进行观察,越细越好。但出乎我们意料的是,64、65、66号的三位选手的答案都没有局限于只是观察,他们都将几秒钟内获取的信息进行了处理判断。如果没有66号的回答,64号与65号两位也同样将会是今天的满分无疑,因为他们两人的推理同样也十分细致而准确。而之中唯一的差别就是在于配饰的问题上,只有66号猜测到了这是由我们节目组所安排的环节。因此,66号获得满分理应是实至名归!”

    场下一片静默,直到不知谁第一个带头鼓起了掌,才把这些恍若在梦中的人惊醒。紧接着热烈的掌声像山洪暴发似地响了起来,如波涛般奔涌不息。

    而杨芸和余富作为其中一员,更是涨红了脸大声地喝着彩,来宣泄心中的喜悦之情。

    良久杨芸才从热烈疯狂的氛围中抽身出来。她面上带有与有荣焉的自豪,“好样的!真不愧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旁边有人听见,好奇地问道,“台上那个66号是你们学校的吗?”

    余富同样激动不已:“不仅66号,65号的那个孩子也是我们学校的

    !”

    “真的呀,好厉害!他们是什么学校啊?”

    杨芸掷地有声地回答着周遭的疑问:“琼川!他们都是我们琼川中学的学生。”

    省台记者的摄像始终瞄着简白他们方位,所有人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他们身上。这让从来都是关注中心的罗梦怎么能忍,尤其是夺走这一切的还是简白,那个她从来都瞧不上眼的人!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越想越乱,罗梦脑中名为理智的神经在拉锯战中几经摧残,终于在看到杨校长向简白他们投去笑容的那刻瞬间崩塌。“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一定是你们主办方提前把答案给他们了!你们是一伙的!一伙的!”

    “真的假的?”

    “我觉得也是,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这么聪明。”

    “不可能吧,这不是临时选的人么?”

    “谁知道!”

    人群又开始躁动起来。有了第一轮比赛做铺垫的缘故,他们本就认为这三个孩子挺聪明,而第二轮也不过是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点,所以这次他们也根本没往作弊什么的这方面想。但现在却是由其中的参赛选手提出质疑,难不成主办方为求效果,还真做假不成?

    怎么又是她?主持人对这个总挑刺的孩子颇为厌烦,但面上却不得不维持着笑容,耐心地解释道:“请你放心,作为第二轮题目所挑选的人,是在现场观众中随机抽选的。最开始一共抽选了十五个人,然后在比赛开始前的两分钟,我们才通过抽签的方式,确定下来到底由谁来送试卷。而和第一轮一样,这中间的整个过程都是有省电视台摄影记录的。所以如果你还是不确定,那么可以选择在明天晚上七点钟收看省电视台的转播,在转播中会提到许多幕后细节。”

    和主持人内心的不耐烦不同,今天来采访的省电视台记者对这个小插曲倒十分满意。本来这种智力比赛类节目大同小异,多看两次就会感到十分无趣,像这种节目基本上收视率也是不上不下。本来这次出新闻的任务轮不上他这个菜鸟,可谁知道那些老滑头却几番推诿,最后落到了他头上。

    本来不甘愿的心态,在开始比赛后没多久就消失了。这次的脑力比赛不同于往届现场做试卷死板无趣的方式,不仅题目新颖,而且这比赛过程还被弄得一波三折,噱头满满。再加上主持人这么一宣传,让大家都知道有这么回事后,他才不相信这收视率还不蹭蹭地往上窜。

    “罗梦到底在说什么!她就没一点集体意识吗?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到底毁了简白他们的比赛资格,她能讨什么好?”杨芸十分恼怒,这孩子怎么这么拎不清。如果说之前因为觉得罗梦能给学校争光的缘故,对她怎么看怎么顺眼,那现在就是怎么看都觉得她特招人厌烦。要真的因为罗梦的缘故,让他们学校本来已经稳稳当当的前三名的两个都滑掉,乍喜乍悲之下,她说不定心脏病都得被气出来。

    余富也有些纠结。罗梦是他们班上的孩子,本来校长能够看中她,是一件多长脸的事,可你说这孩子怎么现在脑子转不过来了呢?大家都是同学,你不说互帮互组,你还尽扯后腿、帮倒忙,不知道怎么会这么不懂事!

    “不是这样的!一定是简白他们提前知道了考题是什么,才不像我们一样粗看两眼,而是很细致的观察,这才为什么她能得出这样结论的真正原因。”罗梦死死咬住下唇,一身红裙将她惨白的脸色衬得愈发明显。

    她不明白为什么。天分这东西难道真的是人后天所不能及的吗?她每天晚上熬夜看书复习,白天睡觉胡闹,就为了她考好后,大家能夸赞她聪明而不是勤奋

    。可现在,她所有的荣耀都要被简白夺去。凭什么!

    主持人也来了火气,吼道:“对,他们跟你不一样。可你不知道为什么吗?在你连头都不屑抬地一把扯过试卷时,他们是站起身来,礼貌地双手接过并道谢。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跟你比起来要多看两眼的原因,你能怪谁?”

    “我、我……呜哇……”罗梦被挤兑地说不出话来。眉眼一耸,使用绝招,崩溃地大哭起来,为什么所有人都针对她?本来她岁数也不大,被这么多人用嘲讽的目光看着,再被之前好言相向的主持人这么一吼,真的是突破了她能承受的心理极限,她再也承受不起。

    后台的工作人员见状,赶紧叫人将罗梦带下来,让带她来的家长将她带走。被刚刚连带着一通恶心,也没人愿意再主动走上前去安慰她。毕竟她刚刚的行为,已经不是单纯的熊孩子能够解释的了。

    而被这么一闹,简白也觉得有些乏味了。到底还是孩子,她跟一孩子较什么劲。她冲旁边的宋成吹了个口哨,来逗他。“好无聊啊,有没有?”

    “嗯。”宋成紧绷的面色也缓和下来。如果没有简白,估计让他袒露在众人的目光下一秒都不能忍受。

    “刚刚那个哭的女生是谁?”

    “罗梦,隔壁班的。”宋成言简意赅。

    简白又问:“居然跟一孩子置气,我是不是特幼稚?”

    “你不也是个孩子?”宋成清朗的眉眼弯了弯,两颊的酒窝也若影若现。

    简白恍然大悟:“对嘛,我也是个孩子哦。”

    “你不想玩了?”宋成微阖着眼问道。此时是下午两三点的样子,正是太阳最猛的时候,没有点遮掩,就这么直直的射过来,晃得人眼花。

    简白实在提不起精神,焉焉地答道,“嗯。”

    “那我们走吧。”宋成很直接。

    “嗯?”

    简白还没反应过来,宋成就已经干脆地倒地。

    “有人中暑啦!”台上顿时又一阵兵荒马乱。众人围在他身边,有点拿不出准该怎么办。

    简白等的不耐烦,干脆一弓身,直接用公主抱的方式将宋成抱了下去。

    简白眯了眯眼,居然敢先斩后奏。背身时,嘴角噙着笑意,轻勾了下身,压低了声音,在宋成耳边轻道:“可啧啧,这么快就出师了?”

    (⊙o⊙)

    围观的众人……

    求此刻被公主抱的宋成同学心理阴影面积。

    求此刻正准备跟宋成打个招呼,结果目睹了全程的张玉明同学心理阴影面积。

    “阿白!”刚下台的宋成触电般地立马跳了下来,漂亮的桃花眼微微泛红,眼中萦透着水气,让人看着就想欺负。

    简白一挑眉:“怎么了?”

    宋成强撑的气势全消:“当、当着这么多人面…公主抱,会、会不会影响不太好…”

    在台下看见宋成晕倒后,急急忙忙赶到后台的杨志深看到这一幕,颇有些啼笑皆非感。

    所以说,这美男与野兽的画面感该怎么破……

章节目录

重生之学渣称霸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花花萌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花萌子并收藏重生之学渣称霸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