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香馆虽是青楼伎馆,却也不乏有一些清幽之所。
    在一个名为嫣红的歌姬的带领下,一行人暂住进了距离凝香馆主楼相对较远的一座别苑之。
    是夜。
    凌峰久久辗转,却也难以静下心来打坐静修,只能推门而出,到院透透气。
    远处,凝香馆主楼,依旧是灯火通明。
    像这种地方,自然是夜夜笙歌,越是深夜,反而越是热闹。
    凌峰摇头笑笑,不由感叹,对于下界之人来说,仙域便是梦寐以求的地方,所有武者,终其一生的修行,也只是为了踏出仙道那一步,能够飞升无上仙域。
    殊不知,即使在仙域,却同样也是有高低贵贱之分的。
    这里的大部分人,和下界的普通人也并没有什么区别。
    生老病死,弱肉强食。
    也有贩夫走卒,也有伶人舞姬。
    所不同的,也只是他们生在了仙域,仅此而已。
    就在凌峰望月而叹暗之时,别苑之外,却有一名提着灯笼的舞姬,从门前走过。
    凌峰还记得这名舞姬,之前程天墉被那程天奇踢倒在地,上前搀扶程天墉的几名女子之,便有这名舞姬。
    “这位姑娘,留步。”
    身影一闪,凌峰已然出现在那舞姬身旁。
    “呀!”
    那女子显然被凌峰吓了一跳,顿在原地,当她看清楚凌峰的模样的时候,这才拍了拍胸脯,长出一口气道:“原来是二公子的朋友啊,这么晚了,您怎么还不休息?”
    “在下心有些疑惑,一直想不通,所以,夜不成眠呐。”
    凌峰淡淡笑笑,“姑娘若是有空,在下可否邀你在院闲谈片刻?”
    那女子眨了眨眸子,抬眼看了凌峰一眼,有些怯怯地道:“公子,您……您是想问关于二公子的事情吧?”
    “是。”
    凌峰点头笑了笑,“姑娘果然是冰雪聪明。”
    说着,凌峰又朝那少女拱手一礼,“在下凌峰,未知姑娘芳名?”
    “奴家,名叫姹紫。”
    “原来是姹紫姑娘。”
    凌峰朝姹紫微微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她到院的凉亭之内,坐了下来。
    “关于程兄的事情,姹紫姑娘可否告诉在下?”
    “这……”
    姹紫咬了咬银牙,想了想,才轻叹一声,“好吧,那我就告诉您好了。既然您是二公子的朋友,我想,你也是关心他才会问奴家的吧。”
    “多谢了!”
    凌峰再度朝姹紫拱手一礼,想了想,又取出一小袋的仙石,共计十枚,推到了姹紫面前,“这是在下一点小小心意。”
    姹紫眨了眨眸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下了凌峰的“心意”。
    要是不缺钱的话,谁又会甘心沦落风尘呢,因此,姹紫也没有虚伪推辞,而是大方收下。
    “其实,二公子也是个可怜人呐!”
    姹紫轻叹一声,这才缓缓将一切娓娓道来。
    “其实,二公子的母亲,原本……原本也是这凝香馆内的一名舞姬。”
    “这……”
    凌峰摇头笑笑,看来,程天墉的故事,会很狗血。
    “其实,二公子以前在程家,虽然因为母亲的出生比较低贱,但是总算母凭子贵,顺利进入了程家,成为了一名姬妾。而二公子在程家之,虽然待遇不算太好,但也是名副其实的程家二公子,再加上二公子天资聪颖,天赋也比大公子还要高出许多,所以在程家,一直都颇受城主大人的看重。”
    天墉城程家,其实,也就是天墉城城主一脉。
    程家之,除了仙尊境界的老太爷(城主)之外,更有一尊仙帝境界的隐老祖,在整个神执天域之,都算是一股十分庞大的势力。
    因此,程天墉身为程家二公子,不管是否庶出,但总是是家主血脉,就算那程天奇怎么看不上程天墉,也不应该在大庭广众之下,大骂程天墉是一条狗吧。
    “只是,在三年前,发生了一件事情,才让二公子在整个天墉城内,声名狼藉,在程家之内,更是无立足之地,更被程家赶了出来,以至于要流落到我们凝香馆来居住。”
    “什么事?”
    “是……是……”
    姹紫咬了咬银牙,犹豫了片刻,才轻叹道:“我也是听说的,好像是说,二公子居然色迷心窍,半夜偷偷潜入父亲的一房小妾的房内,还……还被当场捉奸,逮了个正着。”
    这就难怪了。
    凌峰摇了摇头,做儿子的,居然妄图染指父亲的女人,简直是道德沦丧!
    “不过,我相信二公子他一定是无辜的,他……二公子他虽然平日里嘻嘻哈哈的,看来好像色眯眯的样子,其实他是个真正的正人君子继而!对我们这些姐妹们,也只是嘴上讨讨便宜罢了,和其他那些毛手毛脚的臭男人比来,好的太多了!”
    “只有他,才是真正尊重我们姐妹,把我们当成朋友的!所以,试问二公子这样的好男人,又怎么会做出那种不知廉耻的事情呢?”
    “哦?”
    凌峰抬手摸了摸鼻梁,果然,看人不能只看表面呐。
    如此看来,程天墉和自己当初的遭遇,可谓是“异曲同工”,都是因为一个女人,几乎万劫不复!
    一念及此,凌峰倒是对程天墉生出一种同病相怜之感。
    “是真的,我绝对相信二公子是无辜的,可是,现场铁证如山,二公子当夜就被打断双手双脚,丢出了城主府,然后就离开了天墉城,算来,也只是在半年前才回来的,然后就一直住在我们凝香馆,直到之前说要去参加什么天执选拔,才离开的,想不到这么快又回来了。”
    “也就是说……”
    凌峰目光一凝,从程天墉被打断四肢丢出城主府,到他卷土重来,间其实有将近三年时间,没有人知道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样子,这程天墉的确是不简单呐!
    甚至于,连凌峰都从来没有真正看穿这个家伙。
    也就是说,他的修为,至少都应该是和凌峰一样,在法力境第九重。
    甚至,更高!
    这种实力,明明轻而易举就可以击败那个程天奇,却偏偏隐忍不发,甚至任由对方出言羞辱,拳打脚踢。
    从这一点看,连凌峰都有些自愧不如。
    要是换成是自己的话,恐怕会忍不住直接拧断那个程天奇的脖子吧。
    “凌公子,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了,二公子他是好人,真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这次回来到底是干什么的,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帮帮二公子,不要再让他被大公子那个坏人欺负了。二公子他,他实在是太可怜了!”
    姹紫咬住嘴唇,这个善良的姑娘,居然将一半的仙石退了回来,“大不了,我把一半的仙石,还……还给你。”
    “呵呵,姹紫姑娘,程兄是我的朋友,你尽管放心。”
    凌峰摇头笑了笑,区区程天奇,哪里能欺负的了程天墉啊。
    看样子,程天墉之所以如此隐忍,只怕还另有深意吧。
    “好了,夜已经深了,姹紫姑娘,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姑娘早些回去休息吧。对了,今天晚上的事情,希望姑娘可以替我保守秘密,这是你我之间的小秘密,不要对其他人提,可以吗?”
    “嗯嗯!不会的!”
    姹紫摇晃了一下手的小口袋,眯眼睛,笑靥如花。随便问几句话就赚了十枚仙石,也难怪她如此开心了。
    凌峰笑了笑,送走了姹紫,目光不由看向了程天墉的房间。
    “程兄啊程兄,你到底隐藏的有多深?”
    凌峰抬手摸了摸鼻梁,深吸一口气,径自又走向了程天墉的房间。
    ……
    “砰砰砰!”
    凌峰轻轻扣门,里面却久久无人回应。
    “出去了?”
    凌峰淡淡一笑,嘴角挂一抹弧度,“看来,今晚有人要倒霉了。”
    若是凌峰猜得不错的话,那倒霉的家伙,应该也姓程。
    嗯,程天墉的程!

章节目录

混沌天帝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剑轻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轻阳并收藏混沌天帝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