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火,大火自北而起,那里是······张平的营寨?”
    有眼尖的人忍不住惊讶的喊道。
    王猛则淡然摇了摇头:
    “任渠这家伙,动作还真慢,还以为他掉到湖里去了。”
    王猛在一开始的确派遣了一路兵马由周随率领,充当左翼,向北而去,对外公开宣称的目的是为了进攻汾水,切断张平后路等等,这自然也是给世家们看的。
    因为王猛并不知道在场的世家子弟们是不是也有自己的通风报信手段,能够及时的告诉在张平军中的另外一批自己人,以此作为给张平表忠心的投名状。
    世家们倾向于张平,那么王猛就没有把他们当作可以团结的伙伴。
    因此实际上左翼兵马之中,还有任渠率领的五百轻兵,他们会在开出董池陂五六里之后,和周随分开,一路向东,直接杀向张平建立在湖北岸的营寨。
    张平在得知王猛于如此关头竟然还有闲暇派遣兵马北上汾水的时候,大概也是笑他自不量力,可是却并不知道,那只是虚晃一枪。
    更多的是为了这一路向东北而行的兵马打掩护罢了。
    如此一来,张平为数不多的斥候,大概都会盯着周随,便是剩下少量斥候察觉到事情不对,能够逃得出任渠的手心与否,还得两说。
    而任渠接到的命令,就是杀入对方营寨之中,放火,把一切能烧的都烧掉。
    这场火,越大越好。
    “举火!”与此同时,相同的命令也在张平所部的后方被下达。
    王师将士们将一辆辆刚刚缴获的大车点燃——这些大车都是装载的张平随军携带的粮草补给,他也颇为谨慎,把营寨和粮草留在了湖北岸,但也没有忘了随身带上一些,以防万一——而如今朱序率军杀入其后路,自然也就缴获了这些物资。
    “一二三,起!”
    熊熊燃烧的大车在诸多士卒整齐的号子声中被推动,“咕噜咕噜”向前,直接撞向张平军阵的后方。
    当然,张平军阵的推进速度还是要快过这些大车的速度。
    王猛举起来的一只手骤然捏紧,他抽出来佩刀:
    “生死存亡之际,能不能挡住张平,得赖于诸位用命,随我一并杀敌!”
    话音未落,王猛已率先冲下点将台。
    主将要拼命,点将台下的中军将士们也纷纷呐喊着涌上前,编织起来一道道防线,护卫着主帅和将旗。
    “张平就像是一头横冲直撞的野猪。”在点将台上,仍然还有几道身影一动未动,正是那几个被邀请来观战的世家子弟,其中一人缓缓说道,“想要抓到野猪,那就要拉起来一张大网。
    如今这张网已经张开了,要收拢了。诸位说一说,最后是这头猪撞破了这张网,还是这张网最后收住了这头猪,让咱们都能吃上一口烤猪肉?”
    旁边一人忍不住笑道:
    “以野猪比喻之,裴兄显然已经将其看作是猎物了,那答案如何,不言而喻。”
    周围几人也都笑了起来。
    裴家那年轻人却无奈的摇了摇头:
    “当初我们也是把胡人看做草原上任我汉人宰割的牲畜,羞与之为伍,结果后来呢?还不是胡人用刀剑逼迫着我们磕头求饶?因此天生万物而有灵,这野猪啊,也一样有可怕之处。”
    “好啦好啦,横竖都是你有道理!”
    众人纷纷打趣道,旋即都把目光放在前方的战事上。
    裴家年轻人也自失的一笑,喃喃说道:
    “话虽如此,但野猪······还是不要赢得好。”
    王猛仿佛也听到了台上的议论声,在乱军丛中,他犹然回头看了一眼点将台。
    闻喜裴氏想要位极人臣,想要宰执天下,成就诸如王谢世家的基业,让裴家的名声流传千古。
    而他们想要这么做的话,首先得依附于一个有能够称霸天下资格的势力。
    很显然,张平根本不配。
    所以裴家会和其余想要守住自己一亩三分地的世家不同,倾向于投靠关中,以至于王猛拒绝了裴家提出的条件,仍然还想眼巴巴跑过来,就是这个原因。
    甚至王猛拒绝的越干脆,裴家上下反而会越激动。
    一个不知道什么来路的世家会被轻易接纳,那就说明这个势力上下也是鱼龙混杂。
    只有经过严格的考验,献上了投名状,才被纳入到圈子之中,才足以说明这个势力的强大。
    转过头来,王猛目视前方。
    隔着重重人影,他几乎能看到张平的身影。
    张平骑在马上,似乎也在寻觅着自己的对手。
    而在两个人之间,长矛从盾牌的缝隙之间刺出去,锋芒所到之处绽放出朵朵血花,被湖上的风一吹,腥味顿时弥散开来,又汇入到周围的空气之中,伴随着那些呐喊声、厮杀声、金铁交鸣声,编织成战场上独有的曲目。
    刀剑的碰撞,点点火花,点缀着这铁血而残酷的画卷,王师士卒们高举着盾牌,抵挡着对手悍不畏死的劈砍。
    那一辆辆塞门刀车,此时也完全被推着偏移开,推动车辆的,是士卒的血肉。
    张平的声音早就在刚刚传来,能够活捉王猛的,赏赐千金。
    而这赏赐,落到各个世家们的耳朵中,为了表示自己对剿灭王师的支持,这些世家家主们也都纷纷激动的加码,让赏金的额度不断提高,也让麾下的这些部曲们彻底杀红了眼。
    在大多数情况下,世家都会倾向于保存实力,这没有错。
    但是到了需要他们孤注一掷的时候,他们又会拿出来积蓄已久的力量,给对手以致命的打击。
    “杀!”张平甚至一度冲到了最面前,不过王师士卒们齐齐招呼来的长矛,让他不得不后退。
    俨然还没有到悍不畏死的地步。
    “左侧,放他们进来。”王猛如是下令。
    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左侧防线,顿时裂开一道口子,正在拼命厮杀的数百名世家部曲,就像是鱼游大海一般,激动的奔跑、嚎叫,仿佛他们已经完成了斩将夺旗的丰功伟绩。
    而其余方向上的世家部曲,却一下子泄了力气。
    首功既然不是自己的,那么后面的位置也就无从高低了,他们要确保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不是首功的话,既得利益显然不足以弥补他们为此付出的损失,因此他们选择暂缓攻势,反正部队顺着缺口冲进去也是差不多的结果。

章节目录

晋末多少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然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然籇并收藏晋末多少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