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洛右手死死摁在挂在脖子的玉佩上,她眼睛瞪得很大,能清楚看到眼球上的充血,眼尾青筋凸起,因为激动鼻孔剧烈扩大,嘴巴大张着,整张脸写满狰狞。
    见燕北不动。
    她更急了, “快去呀!傻不拉几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总裁的!从刚才起就在莫名其妙自说自话,现在正需要你的时候就跟个柱子似的,果然我妈说的对,男人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你还在想什么, 去拿碗呀!”
    于是, 燕北晕乎乎走出门下楼,又晕乎乎的拿着碗上楼。
    今天他三观震碎。
    温柔像一朵风中百合的女盆友本质里是一个涂成白色的“伪”百合——即,高音喇叭。
    想哭。
    不要酱紫嘛!
    还他冷美人,他重新追还不成吗?
    云初洛抢过碗……呃,没抢过。
    对方没松手。
    只见燕北黑眸深沉,“你到底在做什么?”目光落到她脖子上,这些变化,绝比跟那块玉佩脱不了干系。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她拿过碗,转身走进洗手间。
    燕北紧跟在后面。
    她把染上红色的玉佩取下来,放在水龙头下冲洗干净,又扯了纸巾擦干,做完这些,才把玉放进碗里。
    碗是白瓷。
    翠绿的玉躺在碗底,白的更白,绿的更绿。
    燕北安静的站在旁边。
    他倒要看看性格大变的小洛到底想干什么,呵,把玉装进碗里, 莫不是以为盖上盖子念一句芝麻开门就能得到一碗玉佩?
    讲真。
    就这品质的玉, 别说一碗,一屋子他都看不上。
    果不其然。
    下一秒就见云初洛闭上眼睛, 嘴巴微动,像是在念叨着什么。
    燕北专心看她。
    很好奇。
    却也没出声打断,这点耐心他还是有的。
    一分钟后。
    她睁开眼睛,欣喜的端起碗,手指刨开玉佩,在看到原本干净的碗底出现了一点淡绿的液体时,表情狂喜。
    抓住燕北的手,嘴巴快咧到耳根了。
    “出现了出现了!你看到了吗?你看这个,这个碗刚刚是干净的!”
    指甲狠狠掐进男人的肉里。
    燕北看着面若癫狂的女盆友,再看那碗里突然出现的液体,抿紧嘴唇,“你……一开始就知道了?”
    “我就知道这不是一块普通的玉佩,它拥有着神奇的力量,只要找对方法,一定能顺利开启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她目光紧紧的粘在碗底,仿若没听到燕北的话,自顾自道, “就像小说里写的那样……”
    燕北抿紧嘴唇。
    他的眼睛一眨没眨, 碗底肉眼可见的绿色增多。
    这, 确实是神奇。
    但要说难以解释……
    现在能用科学手段解释清楚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至于是不是像小洛说的那样,还得经过一系列化验才能确定。
    云初洛趴在碗前,口中喃喃念道:“多一点!多一点!快涨!快涨!”
    燕北:……
    这种赌徒的即视感是肿么回事?
    疯狂的,炙热的!
    然鹅,绿色的不知名液体并没有涨多少,连碗底都没铺满就停了下来,跟云初洛的热情成反比。
    云初洛:“……”
    随即安慰自己,没关系,估计是第一次业务不熟练,等多来几回,就多了。
    她把玉佩拿出来。
    眼神防备的看着燕北,“这是我的。”
    燕北抿唇,“小洛,玉佩是什么情况都还没弄清楚,你——”
    “你想都别想!”护食一般把玉佩攥紧,仿佛面对的是外敌,“想要玉佩,除非我死!”
    燕北:唉。
    好说歹说又赌咒发誓不会觊觎那玉佩,才让云初洛同意把碗底的绿色交给他找机构去化验成分。
    云初洛是抱着玉佩反锁房门还把备用钥匙搜走了才睡的。
    她睡得并不安稳。
    虽然玉佩的神奇能力得到了证实,这也让她压力倍增。
    怀璧其罪呀!
    梦里。
    一群看不清的脸的人追在她身后,伸长手臂,面目狰狞,如野兽般朝她扑过来,她尖叫一声,醒来了。
    浑身都是冷汗。
    另一边。
    燕北担心这玉佩流的“血”有时效性,当即联系了人赶来别墅把绿液带走,他自己也不放心的跟了过去。
    直到三天后,才满怀激动的回来。
    呵。
    能不激动吗?
    经过他旗下一个隐藏的高精尖团队彻夜不休的实验跟研究,最终得出结论。
    那液体中含有大量的尚未被发现的因子,能增强细胞活力促进细胞生长,改善分子结构,延缓衰老……
    浓度太高了。
    效果立竿见影。
    团队的负责人眼睛放光的问他这宝贝是哪儿来的?
    他:“偶然所得。”
    “这东西可以研究出成分然后人工批量制造吗?能用在哪些地方?如果食用了,会不会对身体有副作用……”
    问了许多。
    但由于这液体才刚研究,负责人并不能给出准确的答案。
    “还得继续跟进实验。”
    燕北点头,临走前叮嘱,“有了结果第一时间通知我。”
    在开车回别墅的路上。
    他想了许多。
    按照研究的结果,如果没有副作用,或者能克服的话,不管是用在医药还是护肤品上都是天大的利益。
    而原液……
    是的,他把那绿色的液体称之为原液,原液效果逆天。
    疾病跟死亡可不会因为谁家里有许多钱许多木又就绕道而行。
    若是把原液提供给某些特定的人群,比如有天大功劳却生了重病的老人,有手握大权的那谁,谁谁谁身体虚弱的独生子,因为某些原因时常出入送子鸟医院的谁谁……
    天哪。
    这张大网给铺得!
    他激动得开车子差点儿没撞到树。
    一路飞驰回到别墅。
    云初洛正在花园里百无聊赖的荡秋千,见到他回来,也只看了一眼,就恹恹的撇过头去,一副看够的样子。
    “怎么了?”
    燕北走过去,神情温柔,揉了揉她的长发,“不开心吗?”
    云初洛垂眸,“结果出来了吗?”
    燕北手一顿。
    黑眸深沉,“初步结果出来了,暂时没发现有什么不好的成分,不过,若要继续研究,还得有更多的样品。”
    “小洛,你那玉佩,还能沁出更多的水吗?”
    云初洛轻笑,“当然能了。”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快穿这个心愿有点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游7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游7并收藏快穿这个心愿有点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