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的笑了笑。

    “那你平时都吃什么啊?”

    雪姨好奇地问道,很难想想一个没有味觉的人,他的世界是有多么的无味。

    “吃吗?”

    “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

    夏夜开心的笑了笑,这个问题其实好多人都问过。

    最可恶的就是胖熊,每次和他去吃饭,都做出一副饭菜很可口的样子,搞得每次夏夜都忍不住想要揍他一顿。而每次,胖熊都在解释说他这样做的目的是要帮助自己找回味觉,每次,自己点的东西都进了胖熊的胃里!

    “没事,阿姨认识有好几个有名的中医,改天给你找个好医生看看!”

    “兴许,你今天吃了阿姨的菜后味觉就回来了呢!”

    雪姨一向是个乐天派,什么问题到了她这里都没有问题。

    “那就托您老的福咯!”

    夏夜笑了笑,道。

    “对了,青天,你现在是一个人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雪姨到底在打算什么呢。

    “不是!”

    夏夜把盐递给了雪姨,笑道。

    “哦,那你有孩子了吗?”

    不知怎么,雪姨突然感觉有些失落。

    “孩子?”

    “我都还没结婚呢!”

    夏夜被问得莫名其妙,他不好意思的道。

    “那你刚刚说你不是一个人……”

    雪姨也糊涂了。

    “哦,我公司里还有好多伙伴呢!”

    夏夜笑了笑,道。

    “你说的是这个啊,我还以为你结婚了呢!”

    雪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么说,你真的没有结婚?”

    雪姨又确定了一遍。

    夏夜递给雪姨一个盘子,点了点头,道:“嗯!”

    得到了确定的答案,雪姨突然感到一阵莫名高兴,原来这小子还没有结婚啊,没结婚就好,没结婚就好。

    “有看上哪家姑娘吗?”

    雪姨问起问题来,还真是没完没了了。

    夏夜摇了摇头,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曾经,他是看上了刘晓星,可是她却成为了别人的妻子。

    “要不,这样,待会儿我的三个闺女回来后,你看上哪个我就给你介绍哪个!”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母亲啊?是怕自己的女儿们嫁不出去吗?

    “谢谢阿姨!”

    “只是,只是……!”

    刘顺海不就只有刘晓星一个女儿吗?怎么有三个女儿。

    夏夜莞尔笑了笑,谢了雪姨的好意。

    “哦,你有喜欢的人了?”

    雪姨没有想到这么爱笑的一个人心里居然还藏着这么多事。

    “不过,她已经和别人结婚了!”

    夏夜点了点头,苦苦的笑了笑。

    “那太可惜了!”

    “不过你也不用伤心,没和你结婚,那是她的损失!”

    雪姨叹了叹,多么可怜的一个孩子。

    “对了,你的味觉和那个女孩有什么关系吗?”

    雪姨一问就真的停不下来了,不知怎么,她想多了解这个青年。

    “多少,有关吧……”

    夏夜笑了笑,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失去味觉的,反正,那晚喝酒住院后,他就没有尝出胖熊喂的汤的味道。

    “菜,菜……”

    雪姨听得出神了,居然忘记了火上还烧着菜呢!

    “好了,大功告成!”

    看着满桌子散发着热气的菜,雪姨满足的道。

    对,就是这种表情,夏夜每次把菜做好后就是这样的表情,超级爽快,超级幸福,超级满足!

    “老刘,老刘,快打电话问问晓星她们,怎么到现在还没到啊!”

    从厨房里出来,雪姨看到刘顺海还在逗外孙玩。

    “喂,晓星啊!”

    “到哪里了,你妈饭都煮好了,你们三个怎么还没到啊?”

    刘顺海拨通电话,一发就是几问。

    “快了,快了,马上就到!”

    刘晓星在电话里嬉皮笑脸的说道。

    “快点啊,家里还有客人呢!”

    “死丫头!”

    刘顺海最清楚他闺女了,每次听说有客人他总迟到。

    “来,青天,擦擦!”

    “看你累的!”

    看到夏夜满头大汗的从厨房里出来,雪姨递给夏夜一张毛巾!

    “谢谢阿姨!”

    夏夜接过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

    可是不知怎么,这汗怎么越擦越流,大概是听到刘晓星马上就要回来了吧!

    到时候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而且,万一刘顺海夫妇要是知道自己就是那个伤了自己女儿的负心汉,自己高大伟岸的形象岂不毁于一旦,他又该如何向二老解释当初发生的一切?

    他又该如何面对赵云?大抵,他们现在正在携手而来吧。

    不过,很多东西,该面对的终究还是要去面对!它在那里,想躲也躲不掉。

    夏夜这次不想再逃避!

    “来,青天,坐下休息会!”

    看到夏夜过来,刘顺海给夏夜倒了一杯水!

    “谢谢刘叔!”

    夏夜坐下来,喝了一口热水,还是没能温热额头的冷汗!

    “刚刚辛苦你了!”

    “本来是叫我那丫头赶回来帮忙的,结果……”

    刘顺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

    “没事,这些都是晚辈该做的!”

    不是吗?本来就是应该的,晚辈就得多心疼心疼长辈。

    就在两人说话间,却听到有人在敲门。

    刘顺海想要去开门,可是小小星却靠在他的腿上睡着了。

    “我去吧!”

    夏夜看着正在姥爷腿上熟睡的小小星,起身就去开门。

    “夏夜……”

    开门的刹那,梵语和殷桃瞬间就石化了,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夏夜居然就是雪姨口中的客人,而且这个家伙要来刘晓星家居然也不事先跟她们姐妹俩打声招呼。

    其实,来的时候夏夜是想跟她们说的,只是,却被梵语那细小的门缝挤住了!

    “夏夜,你怎么在这儿?”

    梵语和殷桃终于恢复神智,压低声音,问道。

    “怎么,我就不能在这儿吗?”

    夏夜幽幽的笑了笑,回道。

    “你不怕晓星见到你,会杀了你吗!”

    看着正在车库那边拿东西的刘晓星,两姐妹吓唬道。

    “我怕,可是我更怕刘叔刘姨啊!”

    夏夜回头看了看,却看到雪姨正在走过来呢!

    “阿姨!”

    夏夜退到门边,干干的笑了笑!

    “梵语和殷桃来了,快进来啊!”

    “站在门口干嘛?”

    雪姨笑了笑,让两个干女儿进了客厅!

    “晓星,你这孩子,怎么才来啊?”

    “不是叫你早点回来帮忙的吗?”

    看着提着大包小包的刘晓星,雪姨责怪道

章节目录

盛夏满星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赵晓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晓南并收藏盛夏满星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