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这不是……”

    一进家门,便看到躲在雪姨身后的那个日思夜想的青年,刘晓星提着的东西的手不觉一松,东西掉了一地!

    “你这孩子,这是怎么了!”雪姨莫名其妙的看着刘晓星,上前用手摸了摸她的眉头,关心道,“生病了?”

    “没事,可能有点晕车!”

    刘晓星一向会找理由,只是这理由太牵强,哪里能唬得过她的亲母。

    雪姨看了看刘晓星视线的所及,再看看在旁边窃窃的梵语和殷桃,有点不明所以。

    “都愣着干嘛呢!”

    “还不快收拾东西,菜都要凉了!”

    就在这尴尬的时候,刘顺海突然走过来,显示了一家之主的作用。

    “我来吧!”

    夏夜突然从恍惚里回过神来,就要去捡地上的东西。

    却和正要捡东西的刘晓星来了个心有灵犀的一次碰头,搞得谁捡也不是。

    “听说干妈今天做了龙虾!”

    “走,梵语,我们俩吃龙虾去!”

    看到二人那惊天动地,泣鬼神的交拜,殷桃和梵语默契的抛下刘晓星,奔着吃的就跑去了!

    刘晓星白了她们一眼,见死不救,说好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呢!

    最终,还是夏夜把东西捡了起来,放在了客厅的一张桌子上。

    “来,青天,坐这边!”

    “今天你得陪我好好喝几杯!”

    夏夜把东西放下后,刘顺海让夏夜坐在了自己旁边。

    “爸,你正在犯咳嗽呢?”

    刘晓星看了看孩子后,在雪姨旁边坐了下来!

    “没事,今天例外,就让他喝一点!”

    “一点啊!”

    对丈夫控酒一向要求颇为严格的雪姨居然替丈夫求情了,真是难得一见啊!

    三姐妹奇怪的看着老娘,又看了看夏夜。

    “刘叔!”

    “那我们就只喝一点点咯!”

    夏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给自己和刘顺海倒了小半杯酒。

    “怎么,你们要来点吗?”

    夏夜看了看梵语和殷桃,笑道。

    只见殷桃和梵语使劲的摇了摇头,也不说话了。

    “对了,你们俩个丫头,那么久没见,怎么,今天这是怎么了?”

    “奇奇怪怪的!”

    看到两个干女儿那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这可不像她们平时的行事风格啊。

    尤其是梵语,平常话那么多的人,从进门到现在,居然连话都没说一句!

    “是不是被我们的青天迷住了!”

    一向不开玩笑的刘顺海居然说出了这句玩笑话,把雪姨逗的格格大笑,再看几个闺女,却干干的笑了笑。

    “不正经!”

    雪姨看了看丈夫,道。

    “难道我说的不是吗?”

    刘顺海笑了笑,反问道。

    几人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可不能扫了咱们老刘的面子!

    “吃饭吧,吃饭吧!”

    雪姨往夏夜夹了一只大大的龙虾,只把姐妹三人的眼睛都瞪绿了。

    这夏夜到底施了什么魔法啊,竟然得到雪姨如此的厚爱,这可让她们三姐妹的脸往哪搁啊!

    “你们看我干嘛,要吃什么自己夹啊!”

    看到三姐妹那奇怪的眼神,雪姨说道。

    “哦!”

    这还是亲妈吗?她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

    就这样,每个人都各自怀着心思吃完了这顿饭。

    刘晓星呢,想着怎么收拾那两个见死不救的姐妹;而梵语和殷桃则想着怎么向刘晓星解释;而雪姨呢,她则在想这个青年和她的女儿们是不是什么有什么故事,她得找那俩丫头问个清楚。

    夏夜倒是没想什么,因为他喝得有些醉了,虽说只喝一点点,可是,刘顺海哪能只让他喝一点点那么简单呢。

    他躺在一张软绵绵的床上,也不知道在哪里,进入了自己的梦乡!

    在梦里,他感觉到嘴里有些苦,又有些甜!

    客厅里,刘晓星一边监督小小星吃饭,一边和母亲她们在聊天,刘顺海也醉了,他喝的也不是那么一点点!

    电视里,乐声悠扬……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愁堆解笑眉,泪洒相思带。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逼宫

    “晓星,不要走,不要走!”

    夏夜终究会睡得不那么安稳,他从来就没睡安稳过。

    “好,好,我不走!”

    “我不走!”

    刘晓星坐在夏夜床边,安静的看着因为噩梦已经满头大汗的夏夜,她温柔的握住夏夜的手,替他擦去额头的汗珠。

    每个女人都希望有人爱她,她们希望每天早晨起床有人叫醒自己然后说声早安,然后一起幸福的吃爱心早餐,一起出门上班,为了共同的理想奋斗!

    累了,

    两个人就依偎在一起,相互安慰与鼓励。或者一起去散步,聊天,过分点,还可以恶作剧的秀秀恩爱,好好虐一下那些单生狗,然后,一起疯狂的逃离那些单身狗的追杀!

    其实,爱有很多表达方式。

    不过,只要是真正的爱,是任何困难也无法阻挡的爱,就是深沉的爱。

    这种爱,是沉静的;是一种内蕴深厚,隽永深沉的爱。它没有昙花一现的惊艳,没有“山无棱天地绝乃敢与君绝“的壮烈誓言,但却来得真真切切,实实在在。

    这种爱,是携手一起慢慢变老,共守日落日出从容的爱。

    这种爱,是流泻指间清逸舒缓的琴音,能够涤荡浮躁的灵魂,舒展纷乱的心情,梳理出沉静平和的人生,给人以生的欲望和生活的情趣。

    这种爱,是沉静的爱。

    此刻,当看到夏夜安安静静的就躺在自己的眼前,刘晓星的心是沉静的,温柔的,她居然恨不起来。

    本来,她从未恨过!

    “晓星,怎么样,青天还好吧?”

    雪姨突然端来一杯温水,她见女儿已经上来好久了,就知道这里必有端倪。

    可是在那两个干女儿那里又得不到答案,所以只得自己亲自出马,找出答案。

    果不出其所料,女儿居然握着那个醉得一塌糊涂的男子的手,眼中透着温柔。

    “妈,你,你怎么来了?”

    “怎么也不敲下门啊!”

    母亲突然前来,而且也没敲门,倒是把刘晓星吓了一跳,赶紧把握住夏夜的手缩了回来,像是被电击了一样。

    “谁说我没敲门了!”

    “门都快给我敲坏了,只是你没听见!”

    雪姨一本认真的解释道。

    上苍作证,她真的敲了,而且那门本来就是虚掩着的。

    “你真的敲了?”

    刘晓星怀疑的看了看母亲。

    “我是你妈啊,我能骗你?”

    做母亲的哪会欺骗女儿啊?真是没道理。

    “好吧,

章节目录

盛夏满星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赵晓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晓南并收藏盛夏满星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