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错不了!”

    “前妻?”夏夜果然没有猜错,他们,真的是他们,他夏夜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你如果是关心病人的话,还是先安慰安慰他前妻吧,我看她状态可不是太好!”

    虽然不明白夏夜和病人的关系,白大褂还是好心的建议道。的确,现在最需要安慰的应该就是林知音了,她依然坐在病房外面,目光呆滞的看着前面,没有一丝丝表情,感觉不到一丝颤动。

    不知为何,看到林知音那样,夏夜心里莫名的难过起来,这种难过仿佛是出自本能的,来自心底的,就如当初和刘晓星分开时,看到刘晓星绝望的眼神时那般难过,他禁不住要去安慰她的冲动。

    他静静的在林知音旁边坐了下来,却不知道怎样安慰林知音,他最不会安慰人了。

    过了一会,夏夜轻轻的抬起手来,想要拍拍林知音的肩膀,就像小时候自己受伤时,她拍自己一样。

    他终于把手放了下去,林知音看了看夏夜,眼泪再也止不住的往下流了下来,这一刻,她彻底奔溃了,她倒在夏夜怀里,不管不顾得哭着,声音也越来越大,就像一个受了伤的孩子。

    夏夜静静的坐着,任凭林知音靠在怀里哇哇大哭,对于林知音来说,这也许就是最大的安慰了吧。夏夜不是不想哭,也不是他不悲伤,只是现在就剩他了,他当然不能哭,他甚至没有哭泣的权利。

    而对于夏夜,这一个拥抱,他不知在夜里梦到了多少回,今天终于实现了,却是在这样的场合。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林知音终于累了,她没哭了,不是她不悲伤,只是她再流不出一滴眼泪。

    “谢谢你,夏……总!”林知音终于从悲伤里恢复过来,从悲伤里挤出一丝微笑来。

    “不用!”

    是的,不用,夏夜淡淡的道:“还是先去看看大叔醒没醒吧?”

    “对,对,你看我…..”

    看来林知音是被悲伤冲昏了头,这才跟着夏夜进了病房。

    天气真的很闷热,该死的天气怎么会突然之间就那么闷热了,连医院里的夏蝉也焦躁的叫了几声后,就飞走了。

    病房里有些闷热,虽然空调左右循环着,可是夏夜感觉不到半丝热意,反而心里的凉意丝丝泛起,深入肺腑。

    下午时分,太阳已经斜了,遗留的夕阳斜斜的打在夏浩然的白色床单上,泛出一圈圈白色的光来。

    “浩然,你醒了!”夏浩然的眼睛终于微微动了动,林知音坐在床边微微笑了笑,柔声道。

    夏浩然睁开疲倦的双眼,他今天走了太多的山路,理应疲倦的。夏夜看到他时,他正在山路上走着。

    走着,走着,他感觉疲倦无比,他以为他撑不到悠然南山,还好上苍眷顾,他最终来到了悠然南山,可是他已经耗光了所有的气力。

    信念,有时真的可以度化一切。要不是凭着那心里的信念,夏浩然早已死在南山的山林中,与林中枯树长眠。

    “怎么是你?”他终于睁大着自己满含倦意的眼睛,咳了咳,神情有些激动。

    “小伙子,你能先出去一下吗?”看到林知音旁边站着的夏夜,夏浩然眼光有些怪异。

    夏夜看了看二人,懂事的带上了房门。

    ☆、风起(3)

    “那天,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林知音帮夏浩然拉了拉被子,稍稍苦笑道,“原来,真的是你!”

    “还是被你看到了!”夏浩然总算平静下来,有些抱歉的道,“对不起,我就知道我不应该回来的!”林知音点了点头,道:“我还看到了你和他在一起!”

    “谁?那孩子……”夏浩然疑惑看了看门外,“他真的是……小……”

    夏浩然愕然的盯着林知音,不知如何是好。

    “是的,他就是小星,我们的小星!”林知音扭头看了看门外,甜甜的笑了笑。

    “哈哈……”夏浩然也笑了,他的笑里充满了苦涩,他万万没想到,阴差阳错,他那天居然又背了自己的儿子,“天意啊!”

    “只是没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团聚!”林知音怅然的笑了,看了看夏浩然。

    “这样的方式不好吗?”夏浩然眼里有了些滋润,他满足的笑了笑,“知音,你知道吗,能再次见到你们,我这辈子就很满足了!”

    如果此时有酒的话,那么自己一定会杯不停,饮他三百杯。

    “对了,知音,小星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吧!”夏浩然突然心里一紧,他不能让他的小星知道这件事。林知音木然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她自己也不清楚夏夜是否知道这个事实。

    她的心里充满矛盾,不知该不该将这个事实告诉他。

    “我也不知道!”末了,林知音补充道。

    “这件事,最好不要让小星知道的好!”夏浩然平静的躺在床上,淡淡的道:“我是一个不合格的父亲,更没有资格让他叫我爸爸!”

    “知音,替我保住这个秘密,好吗?”夏浩然气息更加虚弱了,像极了将死之人,“就让我安静的离开吧!”

    夏浩然从被窝里把苍白无力的手伸了出来,举了好几次还是没把手举起来,这是他们契约的手势,他不能放弃。

    “浩然,我答应你!”在林知音一把握住夏浩然的手,夏浩然的手终于立了起来,林知音抽泣着连连答应道。

    “谢谢你!”夏浩然释然的笑了笑。

    夏夜虽然在病房外,可是他却能感受得到房间里透出的忧伤,他多想冲进病房里,和他们相拥,可是他却没有那个勇气。

    “清伯!”这时,他想起了清伯,以前自己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只有清伯替他排忧解难,夏夜拨通了清伯的电话。

    清伯拿起手机,悠悠问道:“怎么,夏夜,你没事吧?”夏夜茫然不安的用鞋擦了擦地板,似要将地板擦穿,“没事,就是有些想你了!”

    “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清伯从电话里听出了夏夜心里的烦躁不安,夏夜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清伯担心道。

    听到清伯要过来,夏夜忙道:“清伯,你就不要过来了!”

    顿了顿,夏夜这才释然的说道:“清伯,我想,我找到我爸爸和妈妈了!”

    ☆、风起(4)

    “啊!”

    清伯大吃一惊,他比夏夜还要惊喜若狂的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就在我身边……”夏夜看了看旁边的病房,却没表现出清伯那般的惊喜若狂,“就在我旁边的病房里!”

    “你在哪个医院,我来找你!”清伯连衣服都没换,就从住处往外走。

    夏夜还是熬不过心里这关,他矛盾极了,却怎么也做不出什么决定来,在清伯的再三追问下他终于交代了自己的行踪,

章节目录

盛夏满星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赵晓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晓南并收藏盛夏满星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