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需要一个人来替他做这个决定,至少也要把他往前推一把,那个人当然得是清伯。

    “知音,你能再带我去悠然南山去看一看吗?”这次回来的目的本是为了悠然南山,怎奈身体居然没自己想像的那般耐磨,他绝不能死在病床上。

    夏夜也有这样的想法,不想把自己的最后一刻时光交给病床,所以他不想在病床上老老实实躺着看来是有遗传的。

    “可是……”以夏浩然目前的身体状况,要不是抢救及时,再加上这些辅助医疗器具,说什么他也撑不到现在的。

    林知音担忧的看了看夏浩然。

    “没事,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夏浩然淡然的笑了笑,脸上居然恢复了些血色。

    他轻轻拍了拍病床,打趣道:“我可不想把自己交待给这冷冰冰的家伙!”

    “好,我答应你,你说什么都答应你!”林知音默默的点了点头,她没有理由拒绝一个将死之人的请求。

    夏浩然知足的笑了,很甜,很幸福……

    “对了,浩然,你的……家人呢?”林知音这才想起,夏浩然走了,总得有人给他一个名分吧。

    “家人……”夏浩然肃然的眨了眨有些明亮了的双眼,“前几天刚刚离婚了!”

    “离婚?你和青莲离婚了!”听到这个回答,林知音惊诧的看着夏浩然,心里面一阵默然。

    夏浩然点了点头,笑到,“是不是很可笑!”

    “这么说,你一定没把自己生病的事告诉青莲吧!”林知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夏浩然还是二十多年前那个浩然,倔强却又替人着想,有什么事依然自己扛着。

    “我已经对不起你和小星了,我再不能连累青莲他们母子两了!”

    夏浩然越想心里就越难过,有气无力的笑了笑,“要不这些孽债,我下下辈子都还不完!”

    “那这些年你们过得怎么样……”林知音明白夏浩然话里的意思,没再去追问夏浩然不想说的事。

    “他们吗……”夏浩然刚想开口,却发现一个人影突然冲了进来……

    ☆、云聚(1)

    是的,夏夜冲了进去,他就这样冲了进了病房。

    可是,夏夜哪里来的勇气,他哪里来的胆量,哪里来的决心!

    冲进去,那本不是他的本意,他想,至少也得慢慢走进去吧,毕竟凡事都有一个过程,更何况这是一家三口久别重逢的大戏。

    可是清伯哪里容得了夏夜过分矜持,在他心里,分别那么久的人还能遇见,那便是天大的幸运,天大的缘分,怎能就此辜负。

    在清伯的怂恿还有助推下,夏夜终于冲进进去,看来清伯这一掌可以从此笑傲于这个城市了。

    夏夜进去后,清伯终于轻松了许多,他坐在走廊上,掏出手机给另一个城市里的人打了一个电话。

    “清伯,怎么样,真的是夏夜的爸爸妈妈吗?”电话那头刘晓星急急的问道。

    “还不知道!”清伯只见过林知音,那天在病房前,他分明看到林知音从病房出来时眼角的泪痕,他太知道泪痕了,以前他就经常看到他的夫人哭,他永远再无法忘记那泪痕。

    清伯笑了笑,接道:“反正我相信夏夜!”他反问道,“你还不相信夏夜吗?”

    “相信,相信……”刘晓星鬼机灵的笑了笑,嘻嘻笑到,“我最相信我们家夏夜了!”

    “是,是,你们家夏夜……”清伯板着脸,看着走廊里来来去去的人们,脸上多了些忧愁。

    “还有清伯的夏夜!”刘晓星嘻嘻笑了笑,补充道。

    叫来在一旁和胖熊玩耍的小小星,“来,小星,叫爷爷!”

    “爷爷,爷爷……”小小星跑了过来,拿起电话就奶声奶气的叫了起来,“我想你了!”

    “爷爷也想小小星了?”清伯幸福的笑了笑,这才和蔼的说道:“有没有听妈妈的话啊!”

    “妈妈现在都不陪我玩了!”小小星怨怨的看了看母亲,低声道:“爷爷,你来陪我玩好吗?”

    “好,你等着爷爷!”清伯安慰道,“你先把电话给妈妈!”

    “嗯,爷爷可得说话算数哦!”小小星不舍的拿着电话,等着那边的回应。

    “嗯,拉勾……”清伯笑了笑,心想这小孙子就爱拉钩。

    “喂,清伯,夏夜现在还好吗?”刘晓星接过电话,不无担心的问道。

    久别重逢,本是世间最美好的事,可是刘晓星明白,这美好除了甜蜜,却也满含心酸,还有隐隐作痛。

    就如,当初与夏夜在火车站里的重逢,虽然此前她恨了夏夜那么久,可是就在遇见的那一刻,所有的恨都烟消云散。

    夏夜不同,他和父母分开的时间太久,久到天荒,长到地老,他的恨长如桑田,深如沧海。

    对父母,他的恨远比爱要多得多。

    原谅,谈何容易。

    生命中,所有的苦都不会白受,所有的福也不会白得,倘若得到,必有同等的付出!

    “我也不知道他们谈成什么样了!”清伯站了起来,得意的笑了笑,“刚刚我把他推进去了!”

    “那你先看着他,我和胖熊他们马上就过来!”

    刘晓星不放心的放下电话,抱着小小星,叫上胖熊几人,什么行李都没带就离开了家门。病房里,夏夜虽然进去了,可是依然站在原地,他低着头,像个犯错的孩子,在等着家长的训导。

    刚刚看到夏夜突然进来,却没有下一步的行动,夏浩然和林知音都被吓住了,他们愣愣的看着一言不发夏夜。

    清伯走到门边,透过门窗,却发现夏夜还在原地,除了自己刚刚成就他的那一步,他就没再动过。

    ☆、云聚(2)

    “去啊!”

    清伯最没耐心了,他终于忍不住推开门走到夏夜身后,推了推夏夜,关心道,“有清伯在,不管是与不是清伯都陪你面对!”

    在清伯亲双手的鼓励下,夏夜终于走到夏浩然和林知音旁边,开口说道:“你们说吧,一切,我都承受得住!”

    夏夜开口了,虽然他恨他,还有她,可是现如今,无论多恨他们,他都需要解开心里的结,要不然下半辈子他都会生活在无边无尽的怨念里。

    因为那个结,是他们一手造成的,他不想再生活在他们的阴影里,经历过悲欢离合的夏夜,已经不再是那个需要他们百般呵护的孩子,他真的,真的承受得住。

    “说什么?”夏浩然斜斜的看了看林知音,一脸茫然的看了看夏夜,其实他的心里已经排江倒海。

    “好,好,不说是吧!!”没有听到夏浩然的解释,夏夜冷冷的盯着林知音和夏浩然,怒道:“别以为你们什么都不说就是对我好,我就会原谅你们!”

    “还有你……!”他指了指林知音,道:“

章节目录

盛夏满星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赵晓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晓南并收藏盛夏满星辰最新章节